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维度之间 > 第9章 09《香蕉牛奶》(后篇)

第9章 09《香蕉牛奶》(后篇)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将上面的钱神花全部处理干净,之后的路桥开始尝试将自己穿上养活的花叶蒂种了下来。

根系是大王花强壮的根系,上面是长势喜人的花叶蒂。

这样的顶级花叶蒂,已经养了半个月连接处已经长在了一起。

但刚种下不久,路桥还期待着三个月后的收获。

到时候留一批下来进货北大陆本地的强根茎植物,到时候一边扦插一边售卖就可以赚大钱了。

路桥甚至开始尝试,将花叶蒂扦插在钱神花上。但两种花似乎水土不服,花叶蒂很快就枯萎了。

大王花扦插的花叶蒂,种下之后不到三天也开始凋零。

路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星期之后所有路桥带来的活花叶蒂全部死了。

而租借的花圃上长出了新的叶芽,路桥仔细一看居然是钱神花的叶子。

路桥无奈跟大海表示失败了,大海有些难受。但这一个星期吃着北大陆的手抓糊糊其实也已经受够了,那么带着钱神花回去售卖。再看看自己家乡南大陆是否能扦插种下钱神花的念头出现在两个人的脑海。

在合约的帮助下,七吨的钱神花被带出了北大陆。

帮忙挖花的工人虽然明白连根连土,但那么大的量是为什么都不明白。他们表示其他的船只一般只带十斤左右的极品品种回去,因为卖不掉只会浪费。

但路桥和大海表示多多益善,无奈工人照做了。

半个月的时间,回去的路程比来时简单多了。

大海是归心似箭,靠岸南大陆码头的时候大海长出了一口气。

一船的钱神花都活得很好,大海则直接开始售卖。

而路桥同时去了老家,路桥的父母本就是种花叶蒂的能手。

路桥回到家之后要求地里的花叶蒂全部挖出改种成品大王花。

这一点父母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照做了。

路桥试着将钱神花直接种下,但不出三天果然全部都死了。

成品大王花几乎掏空了路桥父母的家底,但路桥表示没有问题。

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在搞什么,但路桥表示就算亏了到时候也能分到三四百金币。

路桥表示如果失败不管几百都给父母,父母算了算账反正种植也就需要三四百启动资金自然同意了路桥。

就是浪费一年时间而已,所以就帮着忙跟着路桥开始糟蹋。

父母也是第一次看见钱神花,那么漂亮的东西父母拿在手里都不知所措。

但路桥要求扦插在大王花之上,父母还是照办了。

两个人的技术本就不差,配合上路桥三个人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所有即将枯萎的钱神花都种到了地里,奄奄一息的样子路桥有些害怕。

如果他们都死了,那么显然就白费了。

大海那边把手头即将枯萎的钱神花贱价卖出,手头居然还有八百金币。

大海故意谎报只赚了六百,分给了路桥三百金币。这样自己还能留五百金币,这生意大海打算抛开路桥自己做了。

等大海带着想法到了路桥老家,路桥父母的老房子前看着一地的钱神话大海震惊了。

这些花看起来病怏怏的,但其实一个个都似乎扛过来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大海吃喝都在路桥的父母家。

带来的三百金币,路桥都给了自己父母。见能赚钱,父母对钱神花的照看更加细心了。

一个星期后,九成的钱神花都活了下来。

这是众人都想不到的,路桥的父母开始搭起了栅栏不让外人看见这七彩斑斓的花海。

大海则开始选择品相好的钱神花开始售卖,一株八十金币真的就卖出去了。

因为已经能够本地种植,省去掉来回的路程。

大海手里的钱神花虽然没有鲜花号的看起来规整,但贵在新鲜比其他船长海运来的钱神花能放更久的时间。

富豪们询问大海手里钱神花的数量,大海一直表示手里不多但每一个富豪的订单都没有放过。

甚至鲜花号的船长感觉到了不对劲,让自己的手下伪装富豪卖下了大海的钱神花。

但是只懂运输的鲜花号船长,有看出这钱神花不对劲但就是说不出来为什么。

一个月的时间,大海每天都能出货一百株朵钱神花。

最少的一天八百金的收入羡煞旁人,大海一度成为了南大陆最有名的钱神花供应商。

因为没有海运的限制,大海无限量提供钱神花显然也引起了一些做鲜花运输船长的注意。

大海则每天故意住在海神号上,不暴露路桥老家的花圃。

两个人只在晚上酒吧内碰面,鲜花也故意用木箱子装成食物来回运输。

看起来就像是大海的海神号内有取之不尽的钱神花一样,但谁都不知道路桥和大海已经在南大陆成功的扦插了钱神花。

甚至有了钱,路桥开始了更新的研究。

一种全新的技术,路桥开始尝试将钱神花的花粉直接拍打在大王花之上。随后受精产出新一代的种子,反正有钱了之后一切都是时间问题。

在路桥爸妈家花圃上最后的扦插大王花的钱神花卖光之后,新一代授粉的大王钱神花长出了枝叶。

三个月的沉淀,大海卖掉了海神号开始跟路桥的父母学习种田。

大家都在等待围栏内的大王钱神花开花,花瓣打开的那一刻真的是太美了。

七彩斑斓的钱神花适应了南大陆的环境,路桥明白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那么在北大陆搞出适合当地的花叶蒂也不是问题。

大海陆续开始偷偷向富豪售卖钱神花,是富豪们反过来告诉大海的事情。大海售卖的大王钱神花似乎更加地有耐力,剪枝之后能放上一个月。

就这样两个月的时间,大海成为了整个钱神花界的传奇。

但没人知道大海的钱神花哪来的,大海也做好了保密工作。

可接下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路桥父母家的花圃在第三个月有钱神花长出了栅栏。

村子里的孩子到处都能捡到美丽的钱神花,路桥家的村子有钱神花的消息也传了出来。

南大陆有钱神花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南大陆,大海手里的钱神花贬值了。

确实路桥这边的村子,周边开始出现了不少野生钱神花。

路桥反应过来是三个月的时间,花粉被鸟类和大风吹出了栅栏生长到了别处。

一些出海购买钱神花的船长们,开始移栽钱神花自己种植。

这比出海便宜多了,很快三个月的时间钱神花市场开始泛滥。

大海手里的花开始越来越不值钱,六十金、四十金、二十金、十金、三金。几乎每一周都会下降一次价格,等大海和路桥手里的钱神花只价值一金的时候,一年过去了。

大家发现了问题所在,原本在南大陆根本看不见的钱神花。已经开满了南大陆的各个村庄城市,而本地的花种花叶蒂却变得越来越少。

花叶蒂作为燃料的价格反而水涨船高,大家不知道为什么路桥知道。

但路桥在想着种花叶蒂的时候,才想起花叶蒂无法扦插钱神花。而想要扦插大王花续命,却发现连大王花也已经快灭绝了。

钱神花可以完美地嫁接大王花并且变成入侵物种,但花叶蒂却根本无法再在钱神花生长过的土壤里发芽。

路桥和大海成了有钱人的同时,也明白了他们所做的事情。

现在南大陆只有钱神花异常的茂密,本地的鸟类吃钱神花的种子帮着传播。但没有一种生物吃钱神花的叶子和根茎,而它们强大的生长力开始入侵整个南大陆。

一年后,南大陆跟北大陆一样充满了钱神花。且南大陆的钱神花更加粗壮,它们消灭所有本土植物。

南大陆之上的花叶蒂根本抢不过这些钱神花完全灭绝,钱神花的根须甚至可以扎入地下几米深。

土地松软的同时南大陆的火山居然也开始喷发,南大陆开始效仿北大陆用岩浆作为代替花叶蒂作为蒸汽的燃料。

所有的船只全部成了破铜烂铁,没办法远行的船长们只能将船只报废。

就当码头都打算拆掉的时候,几艘从未见过的船只来了。他们称呼自己为西大陆来的船只,并带来了一种叫花蓓蓓的干花束,西大路的人称花蓓蓓为永生花,这种花可以作为出航的燃料。

但西大路的船员们开始笑话南大陆的人没办法远航,只能发明岩浆船只的时候。哪怕是西大路的船员们肯卖出自己手里的花蓓蓓,但南大陆的人民似乎对摇篮百合的兴趣不高。他们继续在大海和路桥的帮助下研究这手头的岩浆能源,成了西大路船员回港之后的笑谈。

……

(后记)

大海幻化为了阿努比斯的样子,路桥身旁的许多钱神花则是克苏鲁数不清的触手胡须。

两道次元裂缝,路桥再次被拉回维度之间。

回过神的路桥全部想起来之后感叹道:“这是个循环!太奇妙了!”

阿努比斯笑着摇晃着只剩一口的香蕉牛奶笑着:“不不不,对于时间来说没什么是循环的。”

“等等,我反应过来了。这在你眼里是好故事?”路桥不知所措地看着阿努比斯。

“怎么?你觉得这个故事不好吗?”阿努比斯开始清洗杯子。

克苏鲁在一旁笑着:“香蕉,你说的大麦客。不是因为人为培育,非要吃没有种子的品种导致整个种群不孕不育,也不会灭绝。当然人类想办法弥补了,出现了新的香蕉品种。阿努比斯给你的故事,不是一样的吗?”

此时稍远处开了一条次元裂缝,路桥听见了声音看见了裂缝内的场景。

那是一整片花田内,一个少女走了出来。

少女一头红发,少女举起了手中的草叉一身绿衣看起来就好似一束带刺的玫瑰。

少女打量了三人一眼随后开口:“是你们在亵渎我的花朵?”

路桥吓了一跳,克苏鲁则摇晃着触手:“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别那么生气,我叫克苏鲁、这是阿努比斯。还有路桥,你呢?女人?”

少女举着草叉:“芙罗拉,鲜花之神。我感觉到了你在窥视我的子民,这是你们的世界吗?”

“这里是维度之间,我们只是观察而已,如果有冒犯的话请我为你调一杯酒来道歉,这不是我们的本意。”阿努比斯说着抓起了酒杯。

芙罗拉比起路桥理解的速度快了很多,摇着脑袋:“原来是怎么回事,忙里偷闲是吗?我从不喝别人的东西,不如你们尝尝我平时喝的东西?”

阿努比斯识相的让开了位置,此时的芙罗拉站在了吧台前将手深入了裂缝之中一阵拉扯。

路桥才明白在这个维度之间,大家都是神明和怪物。唯独自己是个卑微的人类,此时一串白葡萄被抓了出来。芙罗拉抚摸着葡萄,葡萄似乎很快被腐化。

四个杯子被准备好,很快四杯喝的被调制出来。

路桥不解的看着眼前淡金色的一杯询问道:“葡萄酒?准确的说这玩意是香槟?”

路桥本以为只是葡萄酒,谁能想到芙罗拉居然制成了香槟。

金色的酒液此时在透明的杯子内,此时灯光下若影若现的闪烁金光。

“酒神巴克斯教我的,他喜欢称呼这玩意黄金天使。没想到你叫这玩意香槟?腐烂的葡萄能做成人类喜欢的饮品真的很难得。”芙罗拉惊讶地看着路桥。

“更正一下你的语句,那叫发酵不是腐烂。”阿努比斯解释道。

“在我眼里植物只会凋零和腐烂,之后腐烂的物质产生营养和价值。发酵?就因为给人类的营养和价值就非要捡好听的说吗?”芙罗拉冷笑着。

“别跟美女置气。”克苏鲁来者不拒一口干了,路桥下意识地拿起。

明明两杯下肚,现在却还是空荡荡的。

看着金灿灿的香槟,路桥陷入了深思。

这又能是一个什么故事?

一口香槟,入口是甜美的之后就是说不出的酸涩。

现实生活中因为太贵从未喝过的香槟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味道,这玩意可没自己想的那么好喝。

发酵?腐烂?区别在哪里?路桥陷入了深思,随后晕眩感传入大脑。

最新小说: 炮灰女配靠治病火遍全球 大唐:我,八岁,镇国大将军 大荒河图 有妖 六六年的幸福生活 明砖 折枝记 致命游戏群 海贼:开局单抽出奇迹 从零开始打造奇幻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