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维度之间 > 第15章 15《阿努比斯》(后篇)

第15章 15《阿努比斯》(后篇)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只能跑了,男子50米世界纪录是5.52秒。

路桥此时背着一个瘦弱的奴隶,但速度依然很快。

而六秒的时间也已经出了二三十米了,等一群听到惨叫的奴隶反应过来到了地点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路桥跑到了山丘之后,背着奴隶绕了一大圈爬回了神龛。

爬回神龛的路桥此时直接给正在熟睡的阿努比斯两个巴掌,阿努比斯皱着眉头睁开眼睛怒吼道:“你居然敢这样对待神明。”

眼看一把匕首就凭空出现,路桥连忙大喊道:“看清楚我是谁!”

这一句话显然把阿努比斯听傻了,揉着自己的狐眼才反应过来:“路桥?朋友,你怎么打扮成了这个样子?”

阿努比斯都不知道自己睡着的时候路桥都干了些什么,路桥此时也着急连忙开口道:“事情很危险我长话短说!”

阿努比斯此时没有听路桥多说什么,从路桥脸上的表情和神态显然也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

此时的阿努比斯用手摸到了路桥的脑袋之上,路桥瞬间感觉到了晕乎乎的。

路桥反应过来,就好像在维度之间里喝了东西就会进入一个个电影里体验一个个人生。

此时自己这一个晚上的事情在脑海里开始倒带,阿努比斯显然全部看了进去。

阿努比斯随后身上一样摸了摸地上晕倒的奴隶,醍醐灌顶的阿努比斯气愤地掐断了地上奴隶的脖子。

并且一挥手将其化成了黑灰完全飘散,反应过来的阿努比斯看向路桥:“朋友,你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你都明白了,你打算怎么做?”路桥连忙追问道。

此时的阿努比斯气愤的从空中抓出了短柄镰刀:“清算他们的生命!”

阿努比斯的气势,把路桥都吓了一跳。

此时的路桥开口道:“你现在出去,把奴隶全杀光会影响金字塔建造……说错了,应该是影响发电站的速度不是吗?虽然想要起义的小团体多,但也并不是所有奴隶都是。我建议你平复一下心情,然后假装睡觉等他们动起来。有坏心思的就会围过来动手,你是神明早有准备的话还会怕他们不成?到时候想造反的都会出现在你面前,就可以杀鸡儆猴以儆效尤了。”

阿努比斯点着脑袋:“你说得没错,我气昏了。就按照路桥你说的做,我们伺机而动。”

“你是神明,我只是普通人。这能不能给我点什么防身?”路桥尴尬地笑着,想要薅阿努比斯的羊毛。

“你先把自己的衣服穿回去,东西我没什么能给你的。朋友你算是立功了,那么这把能剥去人心的匕首就送你了。等你离开的那天洗完脑我再拿回来就是了,如何?”阿努比斯说完,一把匕首横空出现递给了路桥。

路桥听了前半句还在笑,后半句懵了。

确实自己的愿望就是陪着阿努比斯和克苏鲁体验他们的乐子,到时候自己要回去肯定是要洗脑的。那么这匕首显然也不会是自己的,路桥伤感地看着阿努比斯:“这玩意怎么用?”

“这把匕首更像是钥匙,你只要你拔出匕首对准对方,对方不是神明或者有特殊能力的人,直接就会被定住任由你切下他们的心脏。拿着感觉就像是在开锁,所以这把匕首更像是打开心扉的钥匙。当然你也可以阅读心扉,不拔出匕首连剑鞘对准要盘问的人,匕首的抖动幅度就是那个人此时的心情。可以根据抖动和不抖动推测对方是否说谎,具体的你用多了也就明白了。”阿努比斯解释道。

路桥双手捧着匕首,如获至宝开心得不得了。靠近看才发现,匕首居然在灯火下泛着金光,是金子吗?。路桥有些兴奋。

“这玩意有名字吗?”路桥询问道。

“朋友,我说了我们不喜欢起名。既然这段时间这玩意都算是你的东西了,要不你给一个名字?我也发现了你们人类特别喜欢定义一样物品,就好像那个另一个维度的植物之神芙罗拉,她说的黄金天使,你非要说是什么香槟一样。”阿努比斯解释道。

“那是自然,我们人类发现一颗以前从未看见的星星都会给星星一个名字,那么今天起这把匕首在我这就叫心之钥了。”路桥高举着,兴奋又小声地说道。

路桥想起了自己玩的游戏波斯王子里面的时之沙漏,是一把能控制时间的匕首。而这把心之钥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人类,还能辨别对方是否说谎。这玩意也是一件神器了,路桥随后靠着神龛内的水盆洗了把脸擦了身,穿回自己的衣服将心之钥踹到了裤子口袋内。

路桥身上的衣服是初中时候的睡衣,初中之后自己也就没怎么长高了所以都没什么突兀的。

口袋里就一个钱包,现在多了个匕首。

路桥和阿努比斯继续装睡,阿努比斯瞬间又打起了呼噜。

这是装睡还是真睡,路桥已经辨别不清了。

试着推了推阿努比斯,阿努比斯才睁开眼小声地回答道:“我装得像吧。”

路桥无奈地捂着脑袋,等待着奴隶们的反扑。

当然路桥也害怕,奴隶们看来已经密谋很久了。

说不定真有什么厉害的秘密武器,否则也不会有这样的胆量敢弑神不是吗?

脚步声稀稀散散地在神龛外出现,黑影在门口忽隐忽现。

这些声响不大,如果阿努比斯真的在熟睡显然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随后细细的沙沙声传来,路桥转头靠着神龛内的蜡烛才发现是几只眼镜蛇和蝎子。

这难不成就是这些奴隶的秘密武器?

阿努比斯挥了挥手,凭空出现的短柄镰刀,直接从左至右挥舞起来。

眼镜蛇和蝎子被一刀两断,直接身首异处。

路桥居然听到了阿努比斯的心声:“如果我还在熟睡,可能真要交代在这里。他们居然会用这种毒物,这是我想不到的。”

又过了一会儿,几个奴隶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什么。

路桥余光看见了,但还在假装睡觉。

进来的奴隶们拿着自制的弓箭,此时满弓的状态下。

弓箭上有半透明的水痕,肯定是涂了毒。

两发弓箭射出,目标正是路桥和阿努比斯。

但弓箭飞出之后在半空中就停住了,随后弓箭似乎着了魔似的调转了一百八十度射向了拿弓箭的奴隶。

阿努比斯停止了打呼,从石床上坐了起来。

进来的奴隶们吓了一跳,知道错了要跑却发现来不及了。

身后的出口消失了,神龛的大门外是黑色的一片虚无。

阿努比斯此时拿出了短柄镰刀,开始对奴隶的生命进行收割。

路桥此时也坐了起来,无法接受杀戮的路桥选择闭上了眼睛等待阿努比斯将这一切结束。

神龛内恢复了平静,外面的奴隶们将神龛一圈圈围绕着不知所措。

他们看见的神龛内黑乎乎的,都在好奇里面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阿努比斯从里面走了出来。

阿努比斯望向奴隶们细细的数了数开口道:“起义的六十多个吗?比我想象的要少。”

奴隶们反应过来失败了,但接下来都没有了逃跑的机会。

一声声惨叫传入路桥的耳朵,路桥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拿出了心之钥匕首。

面对这样的事情,路桥也只是想着自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阿努比斯回到了神龛。

“谢谢你朋友,我已经处理完毕了。”阿努比斯说完就好像无事发生一样躺回了床上。

没有参与的奴隶们紧张地走了进来,开始打扫战场。

阿努比斯开口道:“朋友,我其实和克苏鲁为了理解你去过你的世界。所以我们知道很多你那个时代的事情,我发现你们的世界存在埃及但不存在神明。现在我相信是人类弑神了,确实如果今天没有你我就死了。我现在不仅仅靠你赢了一个赌局,还靠你救下了我的生命。我真不知道怎么谢你,我的朋友。”

路桥此时才缓过神解释道:“按你说的很有可能,真的是人类终结了奴役人类的神明。当然更有可能的是神放弃了人类,毕竟按你说的你也是人不是吗?只是得到了狐首神的神位,但我觉得你有必要将今天的事情跟你的王都汇报一下。”

路桥到此刻也算是完全明白了,为什么说神不是永生的也会死。自己这算是改变了历史吗?或许是或许不是,或许这个维度的世界,一直都是由自己改变的呢?

路桥真的累了,阿努比斯反而被路桥的话搞精神了。

路桥睡醒之后发现天都亮了,仔细一看才发现阿努比斯盘坐在自己身旁。

“你一夜没睡吗?”路桥询问道。

阿努比斯看向路桥先是点头然后摇头:“我睡够了,当然后半夜我也就再也没有睡觉了。我会把你送回维度之间,因为维度之间跟我和克苏鲁的世界是相连的。所以我去王城处理事情的这段时间不会在维度之间,接下来你要和克苏鲁单独地进行几个故事。但我保证处理完我的事情我就会来找你。”

“你送我去维度之间?你不去吗?而且你说的时间相连,你们不是说维度之间是没有时间概念的吗?”路桥反应过来。

“维度之间就像是一个游戏房间,这个游戏房间内的时间和开辟者世界的维度是相同的。这是我和克苏鲁创造的维度之间,所以我和克苏鲁的世界时间是流动的。闯入的芙罗拉小姐姐也是,因为她要闯入我们的维度之间要从自己的世界开辟大门与维度之间相连,所以她才会说不浪费时间了要回去照顾子民。但你不一样,你是我们邀请过来的。想要闯进的都是主人,但你是客人。反过来说我们也可以把那台叫玛格丽特的人工智能拉入维度之间,那么它也就是客人。这个你能明白吗?”阿努比斯解释道。

路桥点着脑袋:“从自己维度开门进去的时间都是流动的,所以被称为主人。但被拉入维度之间的客人,自己世界的时间是停止的。”

“路桥,你和奴隶的区别就是你会学习能思考。我说了一大堆,你很快就把要点总结了。我现在也开始低估人类了,想想我原本也是人类。但他们居然敢弑神!我怕这样的事情未来还会发生,那么和克苏鲁好好玩玩吧,我很快回来。”阿努比斯推了推路桥。

路桥反应过来整个人一阵后仰,随后摔在地上。

等路桥爬起来才发现自己在酒馆里,而酒馆的座位上克苏鲁已经在等待了。

(后记)

“怎么只有你来了?”克苏鲁询问道,克苏鲁似乎早就来了在这里等待着。

路桥刚想张口说什么,克苏鲁反应过来开口道:“出事情了吗?”

路桥连忙点着脑袋,克苏鲁的触手伸了过来在路桥的脑袋上一捆打了个圈。

如同阿努比斯昨晚的读取一样,克苏鲁不想听路桥说,自己进行了内容翻阅。

克苏鲁松开了触手:“没想到,你还救了阿努比斯。”

“我也想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路桥有些无奈地走向了酒桌。

“阿努比斯是人类继承了神位,而我不一样,我是人类对恐惧和未知的害怕凝聚形成的,我本来就是人的造物。所以我更能理解人类的阴暗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旁观者清反而当局者迷!”

路桥点着脑袋:“所以你才会那么抵触我?因为我是人类?”

此时的克苏鲁笑着:“不,我只是很难交到朋友。相对地如果能成为朋友,我将无话不说。第一次看见尸体吧?也不对,你应该在车祸的时候就看见过死去的货车司机了。但那个货车司机的死离你们有些距离,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见死亡是不是有些难以接受。要不?让我为你调上一杯?算是我谢谢你救了我的朋友。”

路桥此时看着克苏鲁,才明白自己还没被克苏鲁认定为朋友。但阿努比斯和克苏鲁显然是非常铁的关系,路桥点着脑袋:“你要给我喝什么?”

触手翻飞间,克苏鲁笑着:“高度酒,长岛冰茶。”

最新小说: 炮灰女配靠治病火遍全球 大唐:我,八岁,镇国大将军 大荒河图 有妖 六六年的幸福生活 明砖 折枝记 致命游戏群 海贼:开局单抽出奇迹 从零开始打造奇幻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