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维度之间 > 第32章 02《深水炸弹》(中篇)

第32章 02《深水炸弹》(中篇)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四位新学员路桥自然不感兴趣,但是其中的女学员路桥却十分在意。

原因很简单,路桥有生以来除了这个飞行学院外对女性的认知都来自于家里的女眷。

她们都是些没有主见的妇人,也是因为生活所迫投靠自己的父亲只知道埋头织布。

飞行员这种东西,男人驾驶算得上理所当然。

但一个女孩子学飞,而且走到这一步也已经是经过重重考验了。

第一节课自我介绍,路桥才知道女孩子叫苏月。

各科成绩在女孩子中算顶尖,甚至不逊于男孩子。

每天早上的两个小时的基础课程,是关于韩东描述自己飞行生涯和所见所闻的。

这一段韩东几乎每天说的都不重复,不会照顾学飞的学员但会特地照顾路桥。

韩东自然是期望路桥能听进去一些什么,从而在修理师或者制造者的角度创造出更好的飞机。

在韩东眼里,路桥过些年是可以造出飞机的存在。比大海这种只知道修理的老师傅能学习新知识,所以韩东也愿意说。

每天的早上两个小时之后,路桥去跟大海学技术。然后韩东再开始教新学员如何开飞机,而今天的路桥并没有真的离开。

路桥拐了个弯,就靠着窗户继续看着课堂。

韩东再上面教,路桥靠着窗户盯着苏月看。

大海忙活了半天,却不见路桥的人影。

从机库里走出来,就看见了在窗边晃悠的路桥。

“我说,平时你听听飞机的理论知识就好了。怎么现在还有心思学飞行呢?我看你不是冲着飞行课去的,是冲着人家小姑娘吧。”大海扯着嗓门,一把揪住了路桥的耳朵。

大海本来就是大嗓门,这一喊显然教室内的众人都听到了。

学员们不敢笑出声,都憋着。

路桥连忙松开了手,离开了窗台。

韩东军官作为老师说得太过投入此时才发现路桥和大海喊道:“大海,你有事需要路桥帮忙吗?没有就别打扰路桥听课,培养一个飞行员多难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别瞎说什么人家为了小姑娘。各位学员我隆重介绍一下,这位你们刚来在私底下窃窃私语的路桥并不是一位单纯的修理工,是留学毕业回国的大学生!”

众人眼睛放亮了看着路桥,似乎都以为路桥是上一届没毕业的学员被分配到了机修。此时明白了路桥的身份,一个个眼神里都有些仰慕。

不管是不是战时,能读书的往往都是少数。并且有文化的,还愿意学技术的显然就更少了。

他们羡慕路桥,路桥又何尝不羡慕他们。

大海骂骂咧咧地离开,路桥则被重新请回了教室。

韩东自然有心教,但也特地点名道:“路桥,我教你的东西不用考核。也不会算作成绩上报,你就是不存在的学员。就算你能考核成功我也不会给你飞行执照,因为我不想你从一名优秀的飞机维修师变成飞行员,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也不会让你上实操课,只是让你能从飞行员的角度更深入了解飞机。如何?能接受吗?”

不用考核,这显然是路桥梦寐以求的事情。

自然点着脑袋求之不得,不考核也就意味着自己完全不用担心有没有听课。

路桥坐在了苏月的后方,拿着纸笔假装听课,可韩东说得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韩东作为老师,在台上也能有意无意地看出路桥在发呆。

常理来说学生发呆该纠正,但韩东总觉得路桥发呆是在想修飞机的事情。

如果说韩东觉得飞行员精贵的话,那么修飞机和造飞机的人才更加宝贵。

毕竟能飞的飞机是人造的,飞机不过是高端一点的司机。可造飞机的人,让庞然大物上天空的才是真正的人才。

所以对于路桥的发呆,在韩东眼里那是正在思考伟大的发明。韩东不会打扰,打断如此神圣的时刻。

就这样一晃又是一个月,这一个月路桥显然是找到了更好消磨时光的方法。

那就是名正言顺的听课看苏月训练,之后下午再去找大海帮忙。

大海也明白路桥的心思,总是摇着脑袋:“你别想了,人家毕业了就飞走了。还不是飞出去玩,是去战场。能不能飞回来还不一定呢,不如等战争结束了。带着你的本事找更好的,现在的话玩玩就成了。”

路桥听了一半但也没都听,因为路桥其实对苏月确实感兴趣。但路桥明白那不是爱情,只是有兴趣。

路桥看过马戏,知道里面的小狗表演。现在就好像纪律严明的犬舍里来了一只猫要跟犬一样学习马戏,路桥只是好奇这只猫如何能够学会像犬一样服从命令。

大海捂着肚子:“你帮我,把螺丝拧紧就好了。昨天的鸡腿我就不应该放在鸡腿吃,这四台等一下给新生第一次试飞的,就剩下这一台了起落架螺丝拧紧就成了。我肚子好疼,我去方便一下。”

大海将路桥递来的扳手递了回去,路桥拿着扳手看着大海捂着肚子跑开。

真想不到轮到自己动手了,路桥思考着大海说的话语。四个螺丝先拧对称,路桥上手开始固定螺丝。

身后一只手拍了上来,路桥转头居然是苏月。

“你怎么来了?”路桥反应过来笑着。

“老师让我们过来的,说是今天试飞。我笔试和理论满分过了,他们还有一些问题在里面挨批呢。我们的飞机是你在维护啊,好厉害。”苏月笑着。

路桥尴尬地点着脑袋:“是的,我维护,我马上就好了。”

路桥双手抓着扳手和螺母,思考着如何进行装配。

本来还不紧张得一下子慌了神,忘记了内部还有一颗最重要的螺丝没上。就盖上了盖板,又是四个螺丝往里固定,苏月半蹲下身子居然仔细看起了路桥的动作。

路桥尴尬的笑着,背后居然开始留汗了,从来没有修过飞机的路桥当苏月的面拧完了四个螺丝。确实是对角线固定,没有做错。

但多出的螺丝此时也巧合地被蹲下起身的苏月踢了工具箱四个滚轮的缝隙下方,苏月感觉提到了什么东西,看见了工具箱也不敢吱声,生怕自己踢坏了工具箱内的设备,此时笑着靠向路桥。

路桥起身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什么遗漏,身后韩东带着另外三位学员也到了。

韩东笑着:“选飞机吧,女士优先。”

苏月看了一眼路桥,拍了拍路桥刚刚拧上螺丝的飞机:“我选这个。”

此时的大海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不好意思,肚子疼。”

大海俯身拿起工具箱,一个起身肚子不争气地又叫了一声。

大海一只手捂着肚子,行李箱失去了支撑翻倒,备用配件掉了一地。

全部捡起的大海总感觉不对劲,拿着一根尺寸型号和备用配件完全不一样的螺丝出现在手里,大海开始回忆自己什么时候放入工具箱的?肚子又疼了起来。

韩东已经准备让第一位男学员试飞了。

大海只是将螺丝放入口袋将工具箱递给了路桥:“你拿着看着,我还要再跑一趟厕所。”

路桥点着脑袋,抓着工具箱望着苏月。

这个时候拿着工具箱的路桥觉得自己贼帅,路桥自然没有放弃这个展示技术的机会,哪怕自己根本不懂飞机的维修。

第一位男学员驾驶战斗机升空,掌声响起。

每一次起飞和降落都是需要掌声陪伴的,因为韩东说过最先进的战斗机故障率都高达百分之三十七。

第一位学员落地,掌声再度响起。

第二位男学员被鼓舞准备出发,回来的学员开始侃侃而谈自己试飞的感受,并描述可能出现的需要的状况。

第二位男学员也很快起飞,盘旋一周降落。

第三位轮到了苏月,苏月看了一眼众人带好设备兴奋的上了战斗机。

路桥并没有多想什么,看着两边轮转的扇叶和缓缓发动的战斗机。

此时的战斗机速度开始起来,随后在跑道向前俯冲。

机头开始抬起仰角,缓缓朝天空爬升。

此时的大海刚从厕所出来捂着肚子,眯着眼睛看着爬升的战斗机皱着眉头。

韩东似乎也看出了对着大海招手,大海自然跑了过去听韩东询问:“什么状况?起落架为什么那么抖?”

“不太清楚,这要等下来了才能知道。会不会是操作不当?什么位置断裂了?”大海尴尬的笑着,而大海自然明白怎么回事。想起看见口袋里的螺丝就是起落架的其中一枚,再不明白什么状况怎么多年的飞机也就白修了。

韩东懂肯定是出了问题,但问题是什么却不太清楚,只能点着脑袋:“等下来再看看吧,有问题赶紧修。坏了就换,不要省经费听到没有?”

大海点着脑袋,道别后跑向了路桥。

此时大海也不敢声张,贴着路桥小声的询问道:“你拧螺丝的时候有没有少东西?”

“没有啊,都是按照你的要求来的。”路桥小声地回答完,想起了什么。

苏月来的时候自己确实好像少了什么步骤,此时回想起来大海也已经拿出了螺丝戳了戳路桥。

“这玩意,你眼熟吗?”大海小声地询问。

路桥摇着脑袋:“飞机上的吗?我错了吗?”

“如果真是战斗机上的,那么就惨了。起落架的传动轴螺丝,松垮的话下来的飞机直接会一边倾斜。发动机如果碰地很可能会发生很严重的事故,这样严重的错误你怎么能犯!”大海呢喃着不敢太大声。

路桥有些激动,但此时苏月驾驶着战斗机开始着陆。

战斗机接触跑道,起落架虽然成功放出但接触地面之后没有平稳弹了起来。

战斗机再度接触地面,此时朝着右边严重倾斜。

苏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开始失去平衡。

飞机直冲冲地在地面侧倾了九十度的转,摩擦着地面产生火花撞入了一旁的草垛。

没有爆炸,但发动机开始着火。韩东直接冲了过去救人,三位学员此时也紧张起来跟上韩东。

韩东大喊着:“我去就成了,危险!你们不要上来,等我消息。”

路桥此时也想跟上去,心里急得不行。

大海一把抓住了路桥,趁乱开口道:“不管事情如何,韩东会让我检查飞机故障。如果合理就不会派人来二次检查。我到时候会说螺丝断了,如果韩东问你,你就说有可能发生就成了。其他事情不要多说,你也清楚这件事情你有责任。我没记错我让你拧上去的,怎么会让跑到工具箱里估计也只有你自己清楚。不想闹得更大,就听我的去做。”

大海此时显然也慌了,这小半年都是自己动手。只是这一次闹肚子让路桥帮忙,这些在每天的日志里写得清清楚楚。今天要是说路桥出的事犯的错,那么肯定会被韩东觉得自己推卸责任。但自己作为老师傅了,这样的大毛病怎么可能会犯?事情只能是路桥干的,可无论如何真要罪责自己就完蛋了,只能想办法掩盖。

路桥看着韩东将苏月抱了出来,右边的起落架出了问题。

变形的钢板嵌入了苏月的小腿,右脚也血肉模糊。

此时的韩东大喊道:“大海,电报通知消防和军医。”

大海点着脑袋跑入了学院,如此大的动静消防也已经出动。

只是得知了大海的电报后加派了人手,出警迅速十分钟的时间消防就稳住了火势。

在单独分出的女生宿舍里,军医也开始对苏月的救治。

众人站在房门外焦急地等待着,军医走了出来看着众人:“谁是领导?人没死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可腿保不住了,强行保腿人都会没命。动不动腿,领导快决定吧。”

韩东几乎是当机立断大喊道:“救人,腿不要了。”

医生点着脑袋回了房间立刻开始手术,韩东看向了大海:“大海去看看飞机故障的原因,我要详细的报告,等等!和路桥你们一起。”

大海点着脑袋拉着路桥离开,路桥整个人都慌了神,真不知道事情会闹成这样。

焦黑的战斗机,火势完全扑灭。

消防员跟大海进行交接仪式,如此庞大的机器,消防自然转手给懂的人。

大海俯下身子,将稍长的螺丝扔到了地上:“我现在没有工具,也没办法锯断螺丝。我们对一下说法,起飞后操作不当螺丝脱落,落地导致起落架断裂。我写一份报告,你千万记住我说的话。”

路桥慌张地点着脑袋,下意识地看向远处苏月所在的房间。

说完的路桥和大海各忙各的,大海则推了推路桥:“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去看看小女孩死没死吧。”

路桥点着脑袋,去往了女生宿舍门口。众人都还在交际等得等。

两个小时的救治,医生从房间走了出来,用手比划着自己的小腿:“人昏迷的,一天内就能醒,这个位置以下保不住了,假肢我来准备。药费治好了再说,我尽力了。”

医生说完离开,路桥走向韩东询问道:“苏月脚没了?”

“今天的事情大家不许记在心里,不敢再开飞机的马上跟我说。至于苏月谁都不要点她的痛处,等伤养好了转为后勤。”韩东开口道。

三位学员冲着韩东大喊道:“我们不怕,我们会继续飞。”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每个人的手脚都有些微微颤抖,深怕这样的事情遇到自己身上,遇上了就不知道有没有苏月那么走运了。

韩东作为军官,自然知道大家在想什么。

韩东长叹了一口气:“要请一个人来照顾苏月。”

此时的路桥举起了手开口道:“我来照顾吧。”

“你来?”韩东看着路桥。

“我……大学学过一点护理。”路桥开口道。

这不是路桥第一次说谎,但却是路桥第一次为了别人说谎。

只有路桥知道,事情是自己害的,自己确实少放了螺丝,并且第一时间没有发现。

路桥想要弥补,但路桥不会医术,能做的就是照顾,一日三餐自己亲力亲为。

韩东反应过来:“这里那么多飞机,确实也不合适随便找一个人来。那就这样吧路桥,你来照顾。真有问题的话,立刻说立刻换人。”

路桥兴奋地点着脑袋,明白这是一个赎罪的机会。

晚上,苏月醒了过来。

刚醒来的苏月迷离的睁开了眼,路桥连忙热切地询问道:“你醒了吗?还好吗?”

苏月询问发生了什么,自己只记得自己降落之后控制不住然后就出现在这里了。

路桥心里砰砰地跳,把大海跟自己说的话说了出来:“你起飞的时候操作不当,导致起落架的起落架断裂侧翻。”

路桥说到这里,也已经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在苏月看来,一个飞机机修专员准确的说出了事故的原因。

苏月自然没有多想,把事情全部都怪在了自己身上。

“战斗机坏了吗?我是不是不合格了!”苏月着急地想爬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脚没了感觉。

“没事的,你比飞机重要。”路桥连忙稳住苏月。

“奇怪我的脚好疼,可脚指头没感觉了?”苏月着急地喊道,想起来看看飞机怎么样了却发现自己起不来了。

“你别动,你别着急。你的脚断了,不严重没事的。装了假肢,到时候就能跟正常人一样了。”路桥只能先敷衍着。

“断了?不严重?假肢是什么?”苏月疑惑地想更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开始挣扎。

路桥只能帮着搀扶,苏月看清了自己的右腿随后一声惨叫引来了所有人。

韩东觉得军队中不应当存在欺骗,一五一十地说出了真相。

大海此时也拿来了检测报告,韩东看完之后若有所思。

苏月有些崩溃,开始嚎啕大哭。

韩东害怕苏月想不开,连忙开口:“大家都散了吧,王威你留一下看着苏月,等路桥回来跟他交班,路桥你跟我过来一下。”

大海自然明白韩东要干什么,离开的时候用肩膀撞了撞路桥给了一个眼神。

学院的后门,韩东看着路桥开口道:“你是个好孩子,你告诉我真相是什么吗?”

最新小说: 大唐:我,八岁,镇国大将军 致命游戏群 六六年的幸福生活 海贼:开局单抽出奇迹 明砖 折枝记 有妖 炮灰女配靠治病火遍全球 从零开始打造奇幻公园 大荒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