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人修罗 > 第34章 失踪的人

第34章 失踪的人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太阳刚刚升起,街道上十分安静,青蓝色的天空被一抹橘色的光辉浸染。

城市正在复苏,也包括它们。

冷凯站在窗前,四个瞳孔散发着不详的红色光芒。

他看了一夜,城市的天空,从昨晚开始就飘散起黑色的能量雾团。

这些雾团不算太大,它们从四面八方来,漫无目的的飘荡着,数量很多。

这些东西和蔡老师一样,都是在游戏空间中死去的人,他们最终变成了现实中的邪物。

前几天还没有,但现在突然涌现出这么多。

冷凯皱眉一想,如果说魔神游戏有一个周期的话,那最近这几天,恐怕就是一个周期的结束。

有人侥幸幸存,有人成功升级,那自然也有人呜呼哀哉。

冷凯进入游戏空间三次,碰到的老玩家不多,大部分人都是和陆诚一样的新玩家。

这意味着,这段时间,正好是魔神游戏一个周期快要结束的时间点。

洪建国、段宏昌之流,就是那些侥幸幸存,却没有晋升中级玩家的群体。

而祁玉呢,恐怕是上个周期的老玩家。

许多人被淘汰,许多邪物出现在城市之中,但这个世界好像没有察觉。

冷凯看了新闻,也没有看到医院后山相关的报道。

是魔神用模因阻碍抹杀了这些发现,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呢?

一律黑色的能量从他面前飘过,径直朝着北边飞过去。

这里距离居民区太近,如果它降落在附近,会对周围的居民造成影响。

冷凯决定下去看看。

他换了身衣服,绿色短袖,蓝色牛仔裤,黑色帆布鞋。

由于体格变得强健,陆诚以前的衣服现在都显得有些小,扒在他的身上,像是紧身衣。

锁上门,冷凯快速下楼,刚刚下到一楼,他又碰上那个大叔。

这一次,大叔的脸上有些焦急,也有些疲惫。

他推着自行车往楼栋里走,看样子是一夜未归。

看到冷凯下楼,他连忙问道:“陆诚啊?看到我家小璇没有?”

冷凯停了一下。

“我们家小璇两天没回家,去学校问老师,老师说她昨天也没来上学……”大叔说着说着哭起来。

此时,二楼有一户开了门,出来了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她面容憔悴,看着大叔道:“没找到吗?”

大叔摇摇头。

冷凯离开楼栋,来到了大街上。

他见周围没多少人,就小心的亮出四瞳,扫了一下四周。

黑色能量雾团留下的线性痕迹映入眼帘,遍布周身的黑色能量纹路也感应到了能量的波动。

他循着这种感觉,朝小区的南边走,绕了一圈,上了另一条街。

这是一条T型路口,老旧居民楼扎堆建立,但在路口还是留下了一个小公园。

大清早,公园里还有些大爷在练太极,只有冷凯一个年轻人出现在这里。

这群大爷舞着剑,下着象棋,还有一群坐在长椅上大谈国际形势,争得面红耳赤。

只是他们不知道,自己身边有丝丝黑色能量雾团留下的痕迹。

冷凯在公园的鹅卵石小路上漫步,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那能量雾团躲在公共厕所里。

女厕所……

冷凯犹豫了,他站在外面来回踱步,四只瞳孔盯着入口扫描。

此时,一个高中女生从女厕所里走了出来。

她面容姣好,穿着校服,扎着双马尾,左手捏着一团带血的纸巾,脖子和锁骨处有干涸的血迹。

看到冷凯在外面,那女孩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转身就往其他方向走。

冷凯手里出现斧子,四颗眼珠子发出红光。

那女孩感受到了背后的杀气,扭头看了眼冷凯,她张开嘴,里面露出尖尖的黑牙,表情也变得狰狞。

嗖!

冷凯冲上去就朝她脑壳来了一斧子。

那女孩伸手挡,却被斧子连着手腕一起剁掉,嘎啦一声脆响,斧刃直接把头骨都敲开,从头顶劈到下巴。

浓血飚溅,但那女孩儿还没死,她的双手变成黑色,生出锋利的爪子。

冷凯左手抓住女孩儿的衣领,一用力,将她摔在地上,一脚跺在腹部,拔出斧子,又朝着它的胸口来了一斧。

他用力踩在斧子上,直到斧子穿透了女孩的身体,从后背穿出去,砍进泥地里。

女孩模样的邪物不再动弹,冷凯拉开校服拉链,女孩的身体是黑色的,扭曲的畸形生物。

这是外道的一种,黑暗能量汇聚成邪物的过程中,由于能量不足的缘故,凝聚失败,变成了拟人的低级邪物。

焦黑色的身体,用衣服包裹起来,只把露在外面的头和手幻化为人的模样。

这样的邪物最弱,但对于普通人而言,也是有极大危害的。

这东西不如蔡老师,至少蔡老师是成型的邪物。

焦黑的尸体就瘫在地上,冷凯不打算收拾,黑色能量纹路吸收了这东西的精华,存储在囊状器官之中。

他看向旁边的电线塔,几步跑过去,跳上维修小梯子一路往上爬,爬到了顶端。

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公园附近是成片成片的居民区,朝南看,是学校的方向,往北看,可以看到小成一个白点的市人民医院,以及墨绿色的后山。

冷凯发现了这些黑暗雾团的发源地。

市人民医院方向的天空中,有一团灰色的云,许多黑色能量雾团从那团云中分散出来,在城市中扩散着,犹如癌细胞一样。

之前去医院的时候,还并未发现这样的情况,短短几天,医院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冷凯滑下电线塔,朝医院的方向走去。

午夜……

市人民医院。

林菲菲今晚在夜间急诊科这边值班,时值季节更替,许多市民都染了风凉,不少人下班来挂点滴。

长长的走廊里坐着许多打点滴的人,不时有人叫:“医生!打完了!”

林菲菲正在为一个男子打针,她把针头插进手背的血管,然后贴上胶布。

“有点疼啊……”男子道。

“打钾是这样的,滴慢点。”林菲菲道,顺手调了一下点滴的速度。

看着男子拎着药瓶子离开,她坐回位置,无聊的看着墙上的时钟。

“菲菲姐?有你的电话。”小护士在值班室探出头,朝林菲菲道,接着又补上一句:“是你老公打来的。”

林菲菲捋了一下额头上的发丝,来到值班室的座机前。

“菲菲?”是韩卫东的声音。

“卫东?什么事啊?”林菲菲问。

“没什么,就是打过来问问你,医院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韩卫东道。

“你在想什么呢……?医院能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林菲菲笑了出来。

自己这个当警探的老公,总是疑神疑鬼。

“今天局里……唉没什么,可能是我多虑了。”韩卫东道。

“你好好休息,这几天你一直都在加班,人都加傻了。”林菲菲笑道。

“嗯……这几天很忙,后面应该会好些……”韩卫东道。

“是哦,你总这么说。”林菲菲不满道。

“最近总感觉不太平,今晚下班要不要我来接你?”韩卫东道。

“可以呀……我买了新内衣…”林菲菲小声道。

“什么?”韩卫东没听清。

“没什么,你凌晨来接我吧,我们4点下班。”林菲菲道。

“好,我先回家睡一会儿……然后4点来接你。”韩卫东道。

韩卫东那边挂了电话。林菲菲放下听筒,听到值班室里其他护士在聊天。

“听说了吗,最近医院里丢了个病人。”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这几天,在住院部,家属都报案了,但是很奇怪,没人来调查。”

“怎么会……我们都不知道?院长也没说什么。”

“这么大的事情,风纪局居然没人来查?”

……

林菲菲摇摇头,她走出值班室,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医生!医生!快!”

此时,急诊科门口传来一群人焦急的叫声。

林菲菲和几个医生快步迎过去,只见三男儿女搀扶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正火急火燎的往里面走。

“怎么了?什么症状?”值班医生迎上去问道。

“我家父亲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四肢无力,心跳也变慢了很多!”那年轻女子焦急道。

林菲菲眉头一皱,又是一个心跳变慢,四肢无力的病人。

最新小说: 天与暴君想要入赘 我的那三年 磨牙 禁止越界 校霸他肤白貌美[ABO] 离婚后我的Alpha带球跑了 意南倾许(gl) 这个A他以下犯上 反骨 魅魔只想干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