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你怎么比我还能氪[网游] > 8、第 8 章

8、第 8 章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孙导仿佛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笑了笑,说道:“不是荆轲刺秦的那个荆轲,是南柯一梦的柯。”

孙晚澈:“……嗷。”

荆柯在一旁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孙导注意到这个动作,以为时间来不及,便和孙晚澈告了别,随儿子上了车。

留孙晚澈一个人在河边愣神。

这个老师儿子来了之后没说话,她也听不出来这人是不是她的“未婚夫”。

可是这也太巧了吧?!一天之内,认识两个荆轲/柯。

孙晚澈打了个寒颤,往学校走,取了车便回了家。

回到家后,孙晚澈打开手提上了游戏,第一反应是看了看好友列表。

荆轲不在线。

孙晚澈一阵头皮发麻,即便现在没有实锤,但只要她现在一看着荆轲这两个字,就不由自主地代入老师儿子的脸……

她甩了甩头,努力把状元荆柯从自己的脑袋里甩掉,荆轲,一个历史人物名,用这做id要多正常有多正常,怎么会和老师儿子有关联。

只是凑巧罢了!

孙晚澈不断给自己洗脑又洗脑,这才静下心来带着角色练生活等级。

《仙梦侠侣》在玩家养成方面有一套完整的体系,玩家爱冲战力榜和等级榜的,就会把精力主要放在提升战力上面,而考虑到有一些不爱打打杀杀的生活类玩家的去留,在新版本中,游戏策划在角色60级后开启了生活职业系统。

生活职业不同于门派职业,顾名思义就是该角色在这个世界中从事着什么样的工作,关于职业的种类也繁多,除了基本的一些别的游戏中也有的药剂师、厨师、锻造师、农民外,《仙梦侠侣》里的职业选择要多得多。

只要是满60级尚未选择第一职业的角色,在游戏地图上,任意找一位可以对话的npc,就会有职业学徒的选项,进行一些简单的npc派发的任务之后,便可以被收为npc的学徒,在该职业下的熟练度等级到达一定数值后,角色便可以开启“副业”,再找另一个npc学习第二职业技能,以此类推。

技多不压身,因为生活职业系统的未知性太多,即便是主升战力的玩家也会在空闲时做做生活职业的熟练度,以此全方位发展角色的属性。

毕竟生活职业系统是新版本才出来的活动,老区玩家也没有相关生活职业系统的攻略,谁也说不准生活职业玩到最后会不会对战斗以及角色本身有什么帮助。

向晚昨晚在升了六十级后为了独角兽第一时间和谷宇结了婚,接着当晚就下了游戏,今天一早起来,把日常任务清了一遍升到61级后就被美人鱼拉下了水,乃至直到现在她才开始认真摸索60级后开启的功能权限。

在旧版中,60级不是个大分水岭式的等级挡位,因此最大的开放功能便是结婚系统和天赋技能,如今更新后,最大的变动便是这个生活职业系统,其余的,就是一些地图上新增的npc之类的小型变动,这点也是为了生活职业系统而增加的。

孙晚澈望着生活职业系统的说明,有些茫然。

说实在的,虽然《仙梦侠侣》在生活职业方面给玩家选择的自由度相比较于其他也有生活系统的游戏来说比较高,但在游戏世界中,一切职业技能最终还是效力于战斗的补给辅助,因此,大家还是会选择最有用的药师和锻造师职业。

药师炼制治疗药品和毒.药,到了游戏后期,高级药材是无法从商店中直接购得的,而低等级药品在boss成吨的伤害面前根本微不足道;而毒药更是千金难求,在有些刀枪不入的怪面前,就需要毒药来破盾,因此,药师炼制的药品是后期群战中对团队非常有益的存在。

而锻造师则是打造武器的职业,什么特效装、神器的属性后期都需要锻造熟练度高的锻造师来加工获得。

孙晚澈操控着角色向晚漫无目的地在游戏的几张地图中闲逛,不知道选什么npc拜师。

她不喜欢随波逐流,更不喜欢从众,晚上已经有不少上午是58级、59级的玩家破了60级大关,在世界上说话,她看了看,基本都是药师和锻造师,其次就是农牧民和厨师。

厨师和药剂师的作用差不多,是做出增益食物,玩家在战斗前吃了厨师做的食物后,可以获得一定时间的属性百分比的加成。

而农牧民则是提供这是食物原材料的职业,做的是金币买卖。

孙晚澈看着已经做了学徒可以制作自己职业内的道具的玩家在世界频波斯献宝后,再一次暗自叹气。

就是不想和他们学一样的技能。

孙晚澈抓着鼠标在屏幕上乱点,在各个地图里面乱跑,点到的每个npc都在说她骨骼清奇,询问她要不要拜师,孙晚澈纠结又无助,取消了之后又走向下一个npc,就这么一直逛了小半个小时。

直到她的“未婚夫”上线,给她弹了消息。

[私聊]荆轲:在哪?

孙晚澈看见荆轲来的消息,第一反应便是看左下角的时间。

晚上七点半,这时间一般婚礼刚开场不久,没可能上游戏的。

所以,荆轲不是荆柯,孙晚澈一块大石落地,整个人都放轻松了不少,连戳着屏幕打字的手都变得轻快起来地回复:在闲逛,不知道生活职业选什么。

荆轲那头似乎有些疑问,问道:不选锻造师?

是了,游戏里输出职业基本都会选择锻造师,没有什么会比拿着自己打造的神器战斗更舒心的事情了。

孙晚澈有些苦恼,皱了皱眉回复。

[私聊]向晚:我不想选四大职业,选择的人太多了,我想学个独特的。

荆轲那边没有继续回复,直接向向晚发起了组队邀请。

孙晚澈点了同意,角色自动跟随,切换地图瞬移到荆轲的身边。

“不想选主流职业的话,有什么在考虑中的大致方向吗?”荆轲的声音从耳麦里响起,和早上没什么不同,可孙晚澈就是想不起来老师的儿子声音是不是这样。

但所幸已经确定他不是老师儿子,孙晚澈便不再纠结这事,听着荆轲的话,孙晚澈说道:“也没有,看什么都一般,有种高考完填志愿的感觉,做什么都觉得未来一片迷茫。”

“咳,”荆轲轻笑了声,听着就觉得女人有趣,便顺着她的话问道:“那你高考完志愿填的什么?”

孙晚澈没多想,没点防备地就说了出来:“空间设计,本身我对设计就感兴趣,恰好和我家里做的生意多少有点关系,想着毕业后能帮衬家里。”

荆柯在电脑这头一愣。

他这几年可没少听他妈说学院里出了一个几年难遇的好苗子。

人长得好看、做事机灵、画图有想法,性格乖巧,总之就是哪哪都对她的胃口。

他记得母亲提到过,孙晚澈家是房地产商,她毕业后会主担孙氏的设计。

所以,今天他去接母亲的时候,这个得意门生听见他的名字惊讶地咳嗽。

当时他还觉得好笑,母亲这个学生咳的和他早上一起下本的女人一模一样,况且,就算他的名字真的和历史上的那个荆轲同音,也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反应。

陈副总女儿在婚礼举办上一直和家里长辈有些分歧,两位新人爱玩爱闹,对于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不愿和传统婚礼一样在酒店里过,想举行邮轮婚礼,而双方父母则不赞成,更希望本本分分地和平常人家一样在酒店里大办。

双方最后只好各退一步,宾客们都先到酒店,新人举行完婚礼仪式后,愿意跟着上船的便跟着新人夫妻上船开新婚party,不愿意地便留在酒店里就餐。

于是六点多两位新人就结束了仪式,荆父作为陈副总邀请的女方证婚人,自然要更着走接下来的流程,孙导晕船,便没有跟着,酒店里油腻的食物她也吃不习惯,便和儿子趁着大家赶二场的机会趁机溜走了。

荆柯回想起来一笑,对比下午孙晚澈和现在隔着屏幕的这个女人的声音,撇开因为电流传播而出现的一点点音色差异之外,两者的声音继续一模一样,再加上,这个“晚”字。

这女人本来听见他的名字后,应该怀疑了他是不是和游戏里的荆轲是同一个人,而又因为他早早地上线打消了疑虑。

可他却因为她打消疑虑后的老实回答猜到了她的身份。

就这么阴差阳错地,从他差点暴露身份,变成了她暴露身份。

荆柯忍俊不禁,心里暗自为自己得到了这么大的一条消息而自喜,对于这个母亲总是夸奖的学生愈发有兴趣。

“嗯?怎么不说话啊?”

荆柯这边想得太远,一时忘记了回话,孙晚澈以为麦不好,又询问了声。

荆柯回了神,开始帮她考虑职业的问题。

“我在,”荆柯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知道游戏里的朝凤部落吗?”

孙晚澈愣了一下,“知道,在55级开放的凤鸣山地图上,侵蚀沼泽后面的部落。”

“嗯,”荆柯顺着她的话说:“长在55级的地图上,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剧情线,里面的npc一个都点不动。”

孙晚澈有些惊讶:“你也进去过?”

她是无意中发现朝凤部落的,朝凤部落所在的位置是凤鸣山地图的黑色.区域,游戏中地图只显示玩家到过的地方或者视野所能见的位置,而侵蚀沼泽处靠近地图边缘,本身就是黑色的,不少玩家都以为这块黑色.区域全部都是侵蚀沼泽,从不踏入。

而她到了55级,在摸索新地图的过程中就觉得这块沼泽不对劲。

正常策划不会把泥潭沼泽设置在游戏地图的角落边缘的,不然这一设定就没什么用了。

要么就是沼泽后面有什么珍稀药材,要么就是别有洞天。

侵蚀沼泽顾名思义,不仅行进速度变慢,难通过,还会不停的掉血。

当时孙晚澈磕了不少药才过去,看见这么一个部落先是一阵欣喜,后来发现没有一个npc能对话后,便气地直接切换地图回了主城。

她没想到荆轲也干过这傻事,想着他也磕着药走那沼泽,孙晚澈就不禁想笑。

荆轲“嗯”了一声,有些意外她居然知道,这是他今天才发现的神秘地带。

没多问什么,他便带着向晚到了凤鸣山的侵蚀沼泽。

“吃药?”孙晚澈问。

荆轲不解:“吃什么药?”

“……过这个会掉血呀。”

孙晚澈有种不好的预感,想着之前两人被金尾美人鱼各打一下掉的血量差后,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这个人可以不吃药直接过了这块沼泽。

“噢,不用。”荆轲回道,“你等下别取消跟随。”

孙晚澈越来越不解,沼泽这块是静止轻功飞跃的,她试过,因为有侵蚀气体,一施展轻功角色就会掉进沼泽中。

而后,孙晚澈看见荆轲向他发起了双人动作请求:公主抱。

荆轲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同意。”

孙晚澈点了同意,下一秒,她看见荆轲后背上背着的重剑离了鞘,飞到了两人面前横着悬浮在地面上。

荆轲抱着向晚站了上去,剑载着两人升高到侵蚀气体碰不到的地方,然后快速穿过沼泽。

荆轲没有如预想般听见耳麦里女人的询问,猜想她应该是惊到懵圈了,便笑了一声,说:“这个是我的天赋技能。”

孙晚澈脸上的确是大写的我日这什么鬼,听见荆轲的提示后,再一次被空气呛咳了声。

幸好这次手边放了杯水,孙晚澈拿起杯子连忙喝了口水,才从惊讶中缓了过来。

草,这男的的天赋技能是御剑飞行!

……

最新小说: 天与暴君想要入赘 我的那三年 磨牙 禁止越界 校霸他肤白貌美[ABO] 离婚后我的Alpha带球跑了 意南倾许(gl) 这个A他以下犯上 反骨 魅魔只想干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