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维多与利亚的秘密 > 第6章

第6章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笑?”

在场的警.官神情微变,分析员看向他,连朴浦泽也皱起眉:

“可这分明是龇牙咧嘴……”

“那只是现代人的审美。”

陈利亚并不看他们:

“见过良渚出土的玉钺么?”

“良煮?”

朴浦泽转头问一边的警.察:

“那是什么?类似关东煮那样的东西吗?”

李维多、陈利亚、其它警员:“……”

不,这并不代表他们局的基本文化素养。

为不学无术的头儿落下了被拖后腿的泪水。

李维多蹲在洗手间马桶上,脚麻到极点,无声无息地动了动脚。

茶杯口被她手指带动,轻轻挪了挪,裙子上缀着的小颗白珍珠擦过马桶抽水盖,一触即离。

细微得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

可男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慢慢转身,漆黑眼眸,隔着浮光碎冰,望向李维多藏身的墙壁:

“这堵墙后面,是什么地方?”

李维多:“……”

警.察小哥不明所以:“洗手间吧,怎么了?”

洗手间。

洗手间这个高度的陶瓷制品,只有马桶。

不同材质的东西,音色不同。琉璃的声音,近乎金属,陶瓷的声音,比玻璃沉。贝壳有气孔,而珍珠表层是碳酸钙和蛋白质形成的特殊结晶,与陶瓷摩擦,像风沙。

方才隔壁墙面上,一是陶瓷的东西摩擦粉状物质,近似乳胶涂料。二是陶瓷和珍珠互相碰撞。两者发生在不同位置,却出现在同一时间。其中前者的声音,贴着墙面。

所以,是有人身上上缀的珍珠,碰到了马桶盖。

同时,她的陶瓷杯子,在墙上轻轻移动了一下。

“有人在洗手间,通过瓷器杯子放大声音偷听,这一带监控全覆盖,又都是会议室,能光明正大端着杯子过来的人,不是行政秘书就是保洁。”

男人摩挲了一下拇指上的祖母绿戒指,似乎觉得这个小插曲比之前的谈话和案件都有意思。

这是个老手。

她太镇定,镇定听到自己暴露,居然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那柄黑色手杖在他手里,一直没有丝毫用处,像个孤儿装饰品,此刻终于派上用场。他站在那里,眼帘微垂,有种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白皙手指握着鎏金的黑木,敲了敲墙壁另一端。

咚,咚,咚。

像在敲打人心,又像在敲开一扇门。

“这么乖,还不跑?”

他俯下身,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对墙壁轻声说:

“再不跑,就来抓你了。”

墙壁:“……”

不,她是不可能动的,现在动她就输了。

她僵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打定主意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屏住——又忽然意识到,如果现在不动,等到警方进来,就真的坐实了偷听。

于是她站起来,伸手按了一下抽水马桶。

哗啦啦的水声传来,毕竟是女厕,在场的大老爷们都有点尴尬。

只有男人垂眸,微微勾了勾唇角。

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么自我暴露的掩饰,她是怎么做出来的?他敲另一侧墙壁,是为了判断隔音效果,他放轻声音和她说话,是为了二次确认。这么低的音量,如果不借助器具,根本无法听清,她只有在偷听,才能如此“巧合”地做出反应。

这只偷听的小老鼠,不仅有点乖,还有点单纯得可爱。

不过再如何,也是偷听警方消息,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男人放下手,管家样男人立刻跟上,左手抱着所有他剩下没切开的可乐,右手还拎着一只破破烂烂的玩具熊。

大狗摇着尾巴,讨好地想蹭蹭他裤腿,还没靠近就被手杖准确地拨到一边,屈辱地在地上打了个滚。

大狗:“……”

委屈巴巴。

朴浦泽半晌反应过来,冲到门口喊:

“路上小心!注意障碍物!给我留房间!我晚上再来找你聊!”

哦漏,夜聊哦。

背后一二三四五六个警员们神色奇异,脸上有点暧昧,有点激动,有点老母亲的欣慰,还有点熊熊的八卦的渴望。

朴浦泽一转头,对上了一群狼的目光:"……"

朴浦泽:“都想什么呢?我晚上是去找他问案子,刚才不是被打断了么?他家太偏不留房间难道我睡地上?……不是,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我特么是直男!”

方才给陈利亚递密码的警.察小哥耿直道:“或许并不是很直,头儿,上次警花专门来我们所叠被子,你都没提醒人家路上小心。”

第二个分析员已经不生气了,不仅不生气,还感到爱的野火在燃烧:

“其实生物学意义上并没有直男,动物之间普遍存在同性行为,比如雄性海豹会跨物种和雄性企鹅交.配,又比如雄性鸭子,什么都能交.配,饥渴的时候强.奸另一只雄性鸭子的尸体简直不要太正常。”

第一个分析员继续结结巴巴地附和他的女朋友:

“所、所以,男男孩子一个人在、在外更要保护好自、自己。”

警员们:“……”

朴浦泽:“……”

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分析员。

“我让他路上小心是因为他眼睛看不见,没发现人家带着导盲杖和导盲犬吗?”

朴浦泽一人赏了一个爆栗,冷冷道:

“有这个闲心八卦,还不赶紧去逮人?立刻把厕所里偷听那个给我抓来,当成嫌疑人认真严肃审!”

李维多:“……”

不是,她到底哪里露馅了?

蹲个洗手间都能蹲成嫌疑人,那个男人的八字,是和她犯了什么太岁?

……

同一时刻,黄浦江畔,外滩。

乘坐舱前的多功能吧台上,违和地摆着一只酒杯、半罐可乐、还有一只破破烂烂的玩具熊。

车流和行人潮水般向后涌去,车灯璀璨如华灯初上。

陈利亚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驾驶座上,赫然蹲着一只毛茸茸的棕色大狗。

它像人一样两爪搭着方向盘,转得不亦乐乎,而副驾驶座的曹品脸色发青,紧紧握着一边扶杠,神情如高岭之花,内心疯狂弹幕,生怕这条狗子一不小心把车按成手动档,更怕无人驾驶程序忽然崩溃、车毁人亡——他家少爷因为嫌弃这个无人驾驶系统太智障,无法顺畅地聊天,居然顺手把自己用惯的智能系统内、嵌、了、进、来。

他当这是什么神仙二次元世界?机器人总动员吗?

一辆跑车,会跑就行了,为什么还要会、聊、天!

他家少爷是很厉害没错,但再厉害,那些代码也是盲打!盲打!盲打!谁知道内嵌过程会出什么恐怖bug?他简直在用生命践行着一名大上海名管家的忠诚!

大上海名管家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

“少、少爷,要么还是让我来开车吧。”

“怎么,你不信任伽利略么?”

陈利亚用银制小刀裁开警用证物密封袋,从中抽出一张复印纸条。

正是何双平死时,贴在胸口的遗言。

复印纸上黑迹斑斑,每一个黑点曾经都是一块血迹。有人用黑色钢笔,在纸上画了半个王冠、一个三角形、一只咬着绳子的鹰,一个残缺不全的公式’=v(1+e)^l[(1+e)^l/t-1]/[(1+e)^l-1]’,还有一首残缺不全的诗。

陈利亚修长手指拂过纹理,细密睫毛垂落,漆黑眼眸像盛着河流,又像什么都没有。

“伽利略。”

他忽然说:

“你看出了什么?”

“抱歉,我的A33神经仿生芯片还没有学习到这一块上。”

吧台上那只破破烂烂的熊说道:

“但是你可以去问问我的兄弟伽利雷,古密码学这一块是它的菜,听说它花了半辈子学习人类各种解密方法,就差把自己的加密方式破解啦。”

陈利亚:“你没有兄弟,你只是我写的代码。”

“我有的。”

玩具熊说:

“世间万物一旦被创生,就有正面和反面,就像物质有正物质和反物质,电子有正电质和负电子,那么根据狄拉克方程,我也应当有’正我’和’’反我’,因为’我’的逻辑一旦创生,必然创生另一套相反的逻辑。”

“狄拉克方程未必能站得住脚。”

陈利亚随手把沾满血迹的纸条扔在吧台上:

“能量项不能降级就引入泡利矩阵?荒谬。搜文献用内网去论文库搜,百度是不可信的。”

“……哦。”

曹品和牛顿一人一狗意志消沉地坐在前面,完全参与不了对话,不禁觉得和彼此是同一物种。

玩具熊的语气也有点消沉,它扫描了一下纸条上的内容,说:

“画很烂,字很差,诗也不怎么样,奇奇怪怪的。”

曹品回过头:“什么王冠?什么诗?”

玩具熊没说话。

陈利亚抬了抬下巴。

“一首莫名其妙的英文童话诗。”

玩具熊这才开口,它似乎觉得这首诗的水平非常侮辱它的智商,屈辱地念道:

“采石场的敲击声哐哐哐哐,

六个木钉走在路上,

一道篱笆横在前方,

篱笆说,嘿,勇士们,我只有门,没有窗,

你如果妄想经过,

我的两条皮鞭会将你灼伤,

还会把你扔到采石场哐哐哐哐。”

作者有话要说:伽利略在这里应该没什么重要戏份,安心

我只是想借这个AI,把上本书我本来想写但忘记写的一些东西交代一下

最新小说: (日韩同人)出道[娱乐圈] 穆医生轻点撩 和高冷师叔互换身体后 撩错人之后我被吃定了 夺回女主光环后她爆红了 玫瑰控[娱乐圈] (日韩同人)红裙[娱乐圈] 不红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 [综英美]女主今天逆天改命了么 (日韩同人)甜桃[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