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维多与利亚的秘密 > 第55章

第55章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眼睛崇拜。

远古各个流域的文明,都出现过这种奇异的信仰,比如埃及的荷鲁斯之眼,比如罗马的眼睛纹式琉璃珠,比如叙利亚泰勒布莱克的石雕眼睛偶像……又比如,古蜀神面。

从金沙流入良渚的图腾里,还能找到古蜀神面的影子。甚至就连殷墟甲骨文中的“蜀”字,上面也横卧着一只眼。

一横斜的“目”下面有一条竖勾划痕,按象形文字理解,就是上面是眼,下面是人。

如在其上,如在其下。

上就是神,眼就是神。

而除此以外……

“你对语言学也有所了解,李可可。”

冰凉的戒指戴在手指上。

转戒指是他的习惯动作,可不知为什么今天晚上却不转了,只是戴在手上:

“我该夸你天赋不错吗?在我给你的账目表中,有七处是用古英文书写,在普通人眼里,就是病句。我特意改了拼法,它是如此稀少,以至于你在网络上根本无法搜索到来源。你工作认真,却从头到尾没对这几个词提过任何疑问——这至少说明,你认识这些拼法。”

而何双平留下的遗书,其中一部分,已经确定是语言学密码。

他左手不知道握着什么,一直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像金属,像玉石,又像打火机的火花塞,反复熄灭又点燃。

陈利亚单手举起杯子,眼底倒映着她天生苍白的脸,平静地说:

“何双平死的那天,是你七年来唯一一次请假,可当天的监控显示,你并没有回自己的公寓,坐地铁去了城市另一头的乱葬岗。而后你不知所踪,第二天凌晨才回来——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在做这一切之前,你还销毁了自己的手机。”

这种不合常理的举动,就仿佛,她笃定有人在她的手机上安装了定位或窃听器。

可谁会这么做?谁愿意费这么大心思?

她不过是一个,初中毕业的金融公司总裁助理而已。

李维多站在黑暗里,良久,轻声笑了笑。

“原来,你连让我帮你看报表,也是试探么?”

陈利亚抿了一口茶水——茶又煮老了。她总是把东西煮过头,这一点倒和她的黑暗料理完全一致,都迫切地需要他予以正确的指点。

人有缺陷,才有婚姻和企业的分工。

所以,她是需要他的,每一方面都需要。

他也是需要她的……每一方面都需要。

月亮粼粼地落进杯底,许久,陈利亚抬起头:

“是。”

“所以,你一开始聘请我做你的保……管家,也不是因为你急需用人,而是因为,你笃定我是杀死何双平的第一嫌疑人?”

陈利亚“看”着她,这回他沉默了更久。

最终,还是对着她清伶的眼,轻声说:

“是。”

“我明白了。”

李维多弯起眼眸:

“世袭贵族的荣光,是不是?听曹品说,你上个理财分析师,曾经参与过索罗斯97年狙击香港,你家连打扫卫生的保姆,也是几十年前的雇佣军出身……想来,以我的资历,确实配不上给你看账本,也配不上给你煮茶倒水、洗碗做饭。”

“我没有这个意思。”

他低声说:

“我觉得你的茶煮的很好,饭也……还行。”

“可我觉得你弄错了一件事。”

桌上杯子被她裙摆拂落了一只,水一滴滴地滴下来,没有人理睬。

她踩着一地水渍,走回他面前:

“不管我去哪里,只要我不在案发现场,我的行踪就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笔迹鉴定?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只能作为间接证据,甚至都算不上证据……美国因为笔迹鉴定误判的案子还少么?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把如此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她两手撑在方寸茶几上,最近的时候,与他的手只相差0.7公分。

“因为,要是一切真的如你所言,那么十二点前,一定还有一个人会死……可现在已经十一点五十九分了。”

距离审判,还有一分钟。

她微微俯下身,凑近他。

月光落在她的美瞳上,于是她的眼睛露出了原本的一点颜色……灰,浅茶灰,无尽的灰。

“下一个受害人,你找到了吗?”

下一个受害人啊……

墙上花纹做成巴洛克式繁复的图案,又镶嵌了一圈彩色的马赛克玻璃,有一处脱落了一块,被白色桔梗的花瓣挡住。

时间滴滴答答过去,每一秒都被拉到无限长。

陈利亚半边脸藏在阴影里。

许久,他慢慢地勾了勾唇角,抬起头。

他们离得太近了,近的宛如初见。他的鼻尖,对上她的鼻尖,秋天的落叶和她一起落进他的眼。

“李可可,你有没有发现,你烹饪时,会下意识选择萝卜?”

萝卜?

她怔住。这是哪和哪?

“我一开始,以为你是考虑到我的眼睛,直到曹品去过你的公寓,在你的衣柜里发现了几部动漫老式碟片,其中一部,是日本发行于1958年的《铁人28号》……托你的福,我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这一点二次元的恶劣趣味和你联系在一起,知道因为这部机甲动画片,曾经诞生过一个词,叫机器人控。”

——也叫“萝卜控”。

因为“机器人”的英文“robots”,与“萝卜”的英文发音很像,又与兔子的英文“rabbit”很相似。

所以当年那群中二热血青年,看完这部中二动画后,开始把“机器人控”叫做“萝卜控”。

一个二十多岁,一面杀人,一面看动画片的女孩子——如果不放在现实,这种矛盾又奇异的气质,确实能令他着迷。

“我也费了好大的劲,才知道,在二次元这个我从未涉及过的领域里,还有一个词,叫’领便当’——不巧,我顺手在今天给你送的便当盒上,安装了定位装置。”

陈利亚摘下拇指上的祖母绿戒指,放在桌上。

他抬起左手,她终于看清他一直握着的东西——那是一副手铐,银色,冰冷,缺乏感情。老旧木制茶几上,和戒指并排摆放在一起。

他整个晚上,一直在手里把玩的东西,居然是,手铐的卡扣。

人生第一次,有人问她,疼吗。

人生第一次,有人把手铐,放在她面前。

李维多站在那里,忽然觉得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你错了,李可可,今晚不会有人死,因为我已经在你下一个受害人身边,布下了天罗地网——而死者的名字,正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深绿色祖母绿,胡桃色长桌,时间又静默又冗长。

窗外的云慢慢聚集,下雨了。风在岩石的缝隙里诞生,拂过远处高楼一扇一扇水晶一样的窗户。

暗黄色灯光打在他修长的手指上,玻璃栅格的影子一晃一晃。

陈利亚抬起头,看着她,轻声说:

“蓝色丝绒的月亮……李可可,半个小时前,你把我的便当,送给了谁?”

……

张纯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已快到午夜。天边乌云聚集起来,窗外哗哗啦啦下起了雨。

不是夏天的那种暴风雨,骤来又骤去。

这是秋天的雨,云被凌迟,缓慢地杀。

水顺着下水道冲刷而去。

原本身边和她一起加班的几个人,一个被富有女朋友接走了,一个家里条件尚好,咬咬牙打车走了。她此刻站在公司屋檐下,没有钱,没有爱,只剩一个平素和她关系一般的VP小何,大概是觉得就这么从她身边经过不大好,礼节性地问了一句:

“你有车回去吗?”

“早上男朋友送我来的公司,我就没开车。”

她望着大雨,有点发愁:

“这雨真大。”

“秋天确实难得看到这么大的雨。”

小何看着屋檐下淅淅沥沥的雨水:

“那你怎么回去呢?现在地铁也没有,只有公交了……还有你脚上的是miumiu的鞋吧?讲真,这双鞋挺贵的,你这是真的还是高仿哦?”

“是真的。”

张纯也不生气,大波浪长发妩媚地垂下来,哪怕加了一天的班,妆容也一如晨起时精致:

“要是真没钱,就不买了呗,既然买了,何必买假的呢?”

“也是。”

小何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撑开伞:

“要鞋是真的,你还是打个车走,不然这么雨里走一趟,几千块的鞋就泡汤了……你家住哪?我开了车,需要我送你一程去公交站台吗?”

“不用,我已经叫出租了。”

“也行。”

小何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回过头,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

“这是今天有人让我转交给维多姐的文件,我明天调休,你帮我转交一下好吗?”

“没问题。”

张纯接过信封,拿在手里,朝她挥挥手。细长的眉尾,无辜又可爱:

“那你路上小心哦。”

“你也小心哦。”

……

小何的身影没入黑暗。雨水没有尽头地滂沱,此时已是半夜十一点五十三分。她身边空无一人,公交换乘没有了,最近的公交站台在五公里外,身边的24小时便利店还开着,可以买伞。

张纯看了一眼暗无边际的天空。

半晌,脱下脚上的miumiu鞋子,赤脚走进雨里。

……

社会上有个很畸形的现象,那就是不管你有多少经历、走过多少名山大川,只要你贫穷,身边的人就会天然觉得他们有教导你做人的资格。而反之,哪怕你浅薄、愚蠢、一无所知,但只要你看起来比他们有钱,他们就会闭嘴。彻底闭嘴。

所以她不仅要穿得漂亮,还要穿得昂贵。

有智慧的叔本华,一生卖出的书不过几百本,烧光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尤利乌斯·恺撒,却能兵临城下。

登顶世界的通行证,不是智慧,是权利,不是知识,是财富。

……

张纯拎着鞋,光脚走在漆黑长街。

五公里打个车,要三十块钱,便利店买一把伞,要五十块钱。他人的艳羡,值五千块的鞋子,膨胀的虚荣,值一万块钱的手链……可她自己,她的半生,不值三十块钱的打车费,不值五十块钱的雨伞钱。

她不值钱。

她是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

雨水从她头发上、脸上流淌下来。像眼泪。

可她总会变有钱。只要再努力一点,只要再拼命一点,总会有一天,她会富裕,她会自由,她的亲友不会再落井下石,她的父母不用再疾病缠身,她会想打车就打车,想买伞就买伞……这不是信仰金钱,而是信仰自由。

以及,不相信没有金钱,而能有自由。

雨太大了。滂滂沱沱的雨珠敲在鳞鳞千瓣的屋檐,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的双眼。

总有一天……

总会有一天……

尖锐光亮,从她眼前掠过。

身后不知有谁在大声叫喊,尖锐的刹车声、碰撞声混作一团。她只觉得一束光线落在她脸上,像极了小时候,生日吹蜡烛的烛光。

“砰”一声巨响。

她的身躯被高高撞起,落在地上,坚硬的卡车的齿轮,从她身上碾过。

四分五裂。

古代有一个酷刑,叫quater。四分五裂。

她躺在地上,连着头颅的躯体,只剩下四分之一。细密的睫毛下,漆黑的眼珠睁着,雨水从八千万英尺的苍穹落进她的眼睛,她却不动了。

血慢慢从她身.下流出来。

她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总算明白了精尽人亡是这个感觉……

还有,今天双更,是因为我明后天会忙到脚不点地……所……以……请……大……后……天……来……

我爱工作,工作使我秃顶且快乐

还有,想看什么剧情可以留言

反正我也不大知道剧情是什么==

最新小说: (日韩同人)出道[娱乐圈] 穆医生轻点撩 和高冷师叔互换身体后 撩错人之后我被吃定了 夺回女主光环后她爆红了 玫瑰控[娱乐圈] (日韩同人)红裙[娱乐圈] 不红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 [综英美]女主今天逆天改命了么 (日韩同人)甜桃[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