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维多与利亚的秘密 > 第103章

第103章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那看来我来错了。”

李维多低头把行李袋拉链拉好,两瓣箱箧在她手里合拢:

“我不应该来你带走,我应该让你留下。”

“那可不行。要是一直看不见你……和阿二,我会想念你们的。”

她像小时候那样撒娇抱住她的腰,侧脸贴着她的鬓发。

何壬羡比她大两岁,小时候她父亲失踪,她被母亲扔在孤儿院,冬天床铺又冷又硬,何壬羡也是这样钻进她的被子从背后抱着她。

“两个月不见,我想你了,你有点想我吗?”

何壬羡语气有点难过,像受伤的小狗,嘟囔着说:

“不知为什么,这次看见你,我总有不好预感。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登上了一列火车,站台上没有你,我找遍了每节车厢,车厢里也没有你……我总觉得今天以后,我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你要走了。”

“这么心虚,难道你对我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错事?”

李维多握住她放在身前的手,玩笑口吻道:

“罪大恶极到,梦里我都要离开你?”

“没有吧。”

好一会儿,何壬羡说:

“除了勾走王元……勾走王元算对不起你吗?他本来想追的人是你,但是我觉得他配不上你,想先帮你验……验验货来着。”

“……那验货的结果呢?”

“配不上你。”

何壬羡指天发誓:

“他又短又小,真的配不上你。”

“……”

这个一开口就是黄色废料的人,真的是她十几年来唯二的朋友?

李维多叹了一口气:

“不算。”

“那就没有了。”

何壬羡抱紧她的腰:

“我怎么会做伤害你的事,我对你多好啊,天天给你煮饭做便当,还要给你的猪窝打扫卫生,简直是四千年不遇的闺蜜了。”

“既然这样,那你在怕什么?”

李维多垂下眼,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她蜷曲的长发。

“你和阿二是我唯一的朋友,哪怕偶尔背叛一下,都没关系,只要不要让我粉身碎骨、遍体鳞伤,我就不会离开你。”

“永远不会离开我?”

“……”

这话就很重了。

李维多转过身,靠在身后杂物上。

这样昏暗蒙尘的灯光,只有头顶一盏钨丝灯在照。

她明明不算多漂亮惊艳,可当她这样抬头望着她,眸光依然熟稔如旧调。这样暗牖空梁的杂物间,可当她站在她面前,依然言笑晏晏似台上。

“嗯。”

半晌,李维多弯起眼:

“永远不会离开你。”

何壬羡眼底立刻盈上一层笑意,可她想到什么,忽而闭上眼,又睁开,眼底笑意就不见了,变成了一种壮士断腕的神情:

“你都是知道的吧?”

“知道什么?”

“知道我为什么要勾.引王元。”

她在她面前蹲下,脸埋在她手心里,好像这些话,光是说出口就已经让她喘不过气:

“知道我为什么要和那个体育课代表上床,知道我为什么会和那个……那个叫什么的篮球队队长在一起……其实,你都是知道的吧?”

“……”

“也不一定是爱情,我生命中的感情太少了,我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爱,我只有你。我分不清楚这些感情的区别,我只是……离不开你,维多。我们认识了那么久那么久,小时候吃不饱饭,冬天下雪啦,屋檐下都结了冰,我们一起去轴承厂偷收发处包裹里的旧衣服穿,中学你在学校里被人欺负,被人关在柴火间,都是我帮你打回去,你还记得吗?大学时我没有钱读书了,张秋也不给你学费,你把你兼职的钱分了一半给我,我们一起养过小狗,我们一起去教导处偷试卷……我们才是一体的,连阿二……阿二都是后面才来的。”

她蹲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地攥着她的衣袖,手指微微发抖,从长发里抬头看她:

“你可以去成家立业,可以去结婚生子,随便,我不干涉你……可你不能离开我,维多,因为我只有你,你也只有我。”

“……”

李维多弯腰去扶她,俯身时瞥见门口灯光交错,一道斜长影子双手插袋,静静伏在地面上,也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停了多久、听了多久。

她动作微顿,随即伸手把何壬羡的长发拨开,像小时候冬日寒床上互相取暖时那样,低头慢慢吻了一下她脸:

“我都知道。”

何壬羡怔怔望她,忽然落下泪来。

李维多一动不动地靠在那里。何壬羡捧住她的脸,把唇贴在她唇角。昏黄钨丝灯泡下,她的长发与她纠缠在一起,她的眼泪顺着她的面庞流下来,滚落进地面的灰尘中。

好像刚刚开始,又好像已经离散。

李维多再抬头,门外那道影子已经不见了。

她把何壬羡最后一件衣服打包好,行李袋放在地上。何壬羡来时两手空空,连内衣都没带,她和阿二的生活用品还是她之后一点点给他们寄的,这只行李袋也是她今天从陈利亚家里带来的。

她走到杂物间门口,何壬羡站在原地,忽然说:

“对不起,维多。”

李维多扶着门梁,脚步停下。

一点天光从窗口漏进来,她刚好站在光线的晦暗处,看不见表情,何壬羡只听到她短暂地笑了一声。

“朋友间没有什么对不起。”

她没有再看她,背对着她说:

“等会儿见,壬羡。”

……

李维多走了好儿一会,何壬羡猛地把地上的行李袋踢到一边,手捂住脸,坐在地上。

“喂,我说,你们收拾个行李是收拾到火星上——”

半掩的门被人推开,郑阿二看见何壬羡的模样,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

他绕到她面前,拿开她的手:

“天上下红雨了,铁人何壬羡居然哭了?”

何壬羡“啪”一下把他的手打开:

“和你有关系?别在这假惺惺。”

“哎呀。”

郑阿二笑了,在她面前蹲下,把她捂住眼睛的手掰开,用袖子帮她擦眼泪,轻声哄她:

“不哭不哭了啊……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我怎么就是假惺惺了呢?”

“不过是张秋养的一条狗,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何壬羡抬起头,半明半昧中露出半张脸,眼眶居然有些凶狠发红:

“她这么漂亮,想必在床上也很漂亮吧?什么喜欢成熟的,你是喜欢她妈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学医就是为了给张秋治腿,只可惜学艺不精。你之前拿到的那些许尽忱的内幕交易消息,也都是张秋给你的……郑阿二,你猜,如果维多知道,她一直和她妈妈的间谍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

郑阿二盯了她几秒,脸上的笑容淡下来。

“那你呢?”

他伸出手,抬起何壬羡的下巴,食指慢慢抚摸过她的咽喉:

“这道勒痕,是王元留下的吧?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又是个什么好东西?他想杀了你,所以你先下手为强杀了他?”

“我倒想杀了他。”

何壬羡“呵”了一声:

“可惜他命大,他真不是我杀的。”

“那可说不准,有些女人毒如蛇蝎,我可不敢相信你的话。”

黑暗里,郑阿二松开手,微微笑了:

“毕竟这么多年来,你可是一口咬定李鹤年死的那天,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做过呢。”

宛如头顶有冬雷炸响,何壬羡脸一下变得惨白。

郑阿二揪住何壬羡的领口,脸一点点逼近她:

“你说,如果维多有一天知道,她一直和她的杀父仇人活在一个屋檐下,又会是什么表情呢?”

“……我们说好保密的。”

何壬羡死死握住郑阿二的手,想把他扯开,指甲深深陷进他的皮肉:

“我们说好,谁都不再提起这件事的。”

“那你也要记清楚,自己是个什么玩意。”

他掐着她的衣领,把她从地上提起来一点:

“那一天,只有我们几个在附近,煤气不知为什么泄露了,但李鹤年本来是有机会逃出来的,是你从外面把门反锁了——何壬羡,你不仅害死了李鹤年,你还差点害死了李维多。”

“我没有想害她!”

平时她和郑阿二打打闹闹,能把郑阿二打到地上去。但她自己也明白,那是郑阿二让着她和李维多,女人的力气再怎么样也比不过男人,此刻她用尽全力去掰他的手腕,也掰不动分毫。

“我不知道李维多在里面,我只是想让李鹤年消失——难道你不想让他消失吗?李鹤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张秋,张秋得抑郁症自残那段时间,你很不平吧?所以你明明看见我锁门,却什么事都没有做,如果我是凶手,那你也是……”

她咬住牙齿,眼角猩红,居然在他手里笑起来:

“你也是凶手啊,郑阿二。”

“不,我和你不一样,那时候不走,我也会被炸死,我顶多是有心无力。”

郑阿二松开她的衣领,慢慢帮她抚平,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

“不要扯替死鬼,杀人的人,只有你。”

“——那难道他不该死吗?”

何壬羡想起那些她曾不小心看到的画面、和不小心听见的事情,眼底盈上一层泪光,神色终于露出一点狰狞:

“你知道他当年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你知道张秋为什么要把李维多扔进孤儿院?你什么都不知道——李鹤年从来没有碰过张秋,李维多根本不是李鹤年的女儿,她那时候才几岁?那样一个禽兽不如的父亲,难道他……不该死吗?”

作者有话要说:此剧情已脱缰

我差点写何壬羡和维多的拉灯戏,都打了五十多字了,忽然醒悟过来这文有男主

最新小说: (日韩同人)出道[娱乐圈] 穆医生轻点撩 和高冷师叔互换身体后 撩错人之后我被吃定了 夺回女主光环后她爆红了 玫瑰控[娱乐圈] (日韩同人)红裙[娱乐圈] 不红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 [综英美]女主今天逆天改命了么 (日韩同人)甜桃[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