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维多与利亚的秘密 > 第149章

第149章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李维多没有说话。不知为什么,这里有种她不熟悉的惧怕让她为之寒噤。她的大脑敦促着她立刻离开,好像她再听下去,就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李鹤年教了你很多年基础科学,虽然你从来没学会,但他尽力了。”

破烂小熊说:

“不要用计算机的思维来理解这一切,要用物理和生物的思维来理解这一切。可可,人类带着滤镜看世界,而现在,你要把这层滤镜脱下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还记得你梦里,那具浮沉在大海间的女孩尸体吗?”

李维多像被踩住尾巴的猫:“……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梦?”

“这不重要。你梦里那个女孩,她曾经真实存在过,她的身体就死在你隔壁房间,当时海水倒灌进来,把她的尸体冲向了大海……曾有人耗费了一生去寻找她,可却一无所获,那个人现在还在等她。”

“不可能。”

李维多想起凌晨时分,她出逃前那阵来自隔壁不存在房间的敲门声:

“我隔壁没有房间。”

“你看到的只是你看到的,你看不到的地方,每个空间里都叠加着无数空间。”

“就算这样,那个女孩她也不可能是死在这座岛上,研究所当年的实验对象里,只有三个实验体是女人,每一个女人我都记得,没有她那么矮的,研究员和行政人员但每一个女人我也记得,她们的人均在40岁以上,没有那么年轻的,而且那个年代的女人,因为劳动,胸肌很厚,所以她们胸都很大,没有那么小的。”

小熊:“……”

小熊震惊:“她的身体还没腐烂?你还能看到她的胸?”

李维多:“没有,她的内衣没有腐烂,我目测了一下。”

小熊:“你为什么要目测这种东西。”

李维多:“又不是只有男人看女人第一眼是看胸,很多女人看女人第一眼也是看胸的好吧。”

小熊:……

小熊:“事情是这样,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们的眼睛只能接触到来自自然界的电信号。光经过我们的眼睛,变成电信号,再传导到大脑。我们的大脑就像一台电脑解码器,对于这些电信号,大脑可以选择这种解码方式,也可以选择那种解码方式,但是漫长的进化中,我们的大脑思维模式被固定了,所有的三维生物只剩下一种既定的思维方式,但在更高层级的空间展开中,你就会发现每一个粒子都是是无数空间和可能性的叠加,这就像一个黑箱,但是打开箱子之前,你无法测准——就像你梦里的那个女孩,她的确没有死在你隔壁,但她也的确死在了你隔壁,她既死在这座岛上,又没有死在这座岛上。”

李维多:“我不能理解。”

小熊:“……”

小熊感受到了被鸡兔同笼支配的恐惧。

“为什么要和我玩绕口令。”

“我没有和你玩绕口令。”

“那她怎么可能同时既死在这座岛上,又没有死在这座岛上?”

“你根本没有理解我说的任何话——因为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单一状态的原子,就如它们总是同时既是光又是粒子,总是既具有粒子性,又具有波动性,就如猫总是同时既死亡,又活着。”

……

小熊看到她脸上一片茫然不明所以的神情,第三次感受到了李鹤年永远教不会她鸡兔同笼数学题的心情。

现在的感觉就是很累,很疲惫。谢邀。

“这样,我问你三个问题,你就明白了。”

小熊孤零零躺在地上,只觉得朽木不可雕也。李维多也觉得这个老师实在太不合格了,冷眼看着,完全没有把它拉起来的意思。

“第一个问题,可可,你小时候为什么不喜欢李鹤年?”

李维多没有去回想,很快地说:

“因为他不让我见妈妈。”

“他真的不让你见妈妈吗?”

“真的。”

“你确定吗?”

“确定。”

“好。”

小熊又说:

“李鹤年隐姓埋名做小学老师的那段时间,你妈妈经常给他送汤?

记忆开始出现画面。

可是画面中有裂痕,这里有地方不大对,但她却抓不住那不对劲的地方在哪。

李维多按住眉心,这一次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对。”

“你们住在学校旁边的家属房里?”

“对。”

“那时候你被你妈妈关在阁楼上,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李鹤年有一个美丽的妻子,还有一个生病不能见人、会把狗皮剥掉的女儿?”

“对。”

“长街尽头的老房子里有个小花园,花园里有个池塘,你妈妈每天都带着你去那里玩,有一次你在食堂边玩不小心掉下池塘,你妈妈却在岸边抽烟,冷冷地看着你,却不救你?”

“……对。”

“所以’你、李鹤年、张秋曾一起住在长街尽头老房子’这件事,是真实发生过的。”

“……对。”

她开始发现问题了。

李维多脑海中像有一条钢锯在来回拉扯,而小熊还在继续说:

“这个事件翻译过来,就是你、李鹤年,还有张秋,当时必定住在一起……所以按道理,张秋每天都能见到你。”

小熊倒在地上,琥珀塑料眼睛盯着她:

“那么可可,你告诉我,李鹤年到底是怎么做到,同一个时刻,既允许张秋见你,又不允许张秋见你?”

……不对,不对,这不对。

不是这样的。

西班牙还是意大利曾经发生过□□,要求立法禁止把金鱼放在玻璃鱼缸里,因为被鱼缸会折射光线,金鱼透过玻璃鱼缸看到的外面世界是扭曲的,它将永远认为这扭曲的模样,就是世界本身的样子。

她此刻就觉得,自己好像生活在这样的一座鱼缸里,玻璃粉碎在她四周的同时,碎玻璃渣也迸溅进了她的眼睛。

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第二个问题,二十年前,实验室因为泄漏事故死去的那972个人,凶手是你吗?”

“这件事情你们还要问我几遍?我没有杀人,我当时七岁不到,研究所里所有的肉类不能沾血,他们只能吃合成蛋白肉,里面不带血细胞……谁能提前知道那天中午的肉类沾了血?谁能’提前’知道未来,这又不是科幻小说。”

小熊说:“OK,那么病毒扩散以后,研究所被彻底封闭,没有人能再进入,直到被陈利亚开启,对不对?”

李维多咬住一根指甲:“……对。”

“也就是说你在墙壁上画那972个火柴人,是在病毒扩散发生之前。墙壁上画的972个小人,对应研究所里972个实验体,每死一个人,你就涂黑一个人。”

李维多开始在空地上走来走去:“……对。”

“那么,既然那972个人不是你杀的,你又无法在他们死后进入研究所,可可。”

小熊盯着她,怜悯地说:

“你为什么要提前涂黑那972个人?”

“……”

“就在他们死亡前夕,墙上那972个小人全部被你涂黑了……难道你提前知道他们会死?”

“……”

“还有张纯,那个被何双平压成两半的女孩,你真的能确定自己不是凶手吗?你对她的死如此愤怒,这个情绪我相信是真的,因为张纯太像年轻时候的张秋,说起来她们还真有点血缘关系……你根本不能容忍一个像张秋的人在你面前被人谋杀。”

李维多居然能从它那双塑料的眼睛里看出冷肃的神色,它盯着她:

“但别忘了,最后也是你,眼睁睁地看着张秋在你面前跳楼。张纯死之前,你不是给她送了’便当’吗?你还曾与她郑重其事的告别……如果你不是凶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维多冷笑:“你这是强盗逻辑,我给她送便当,就能判断我是凶手了吗。”

“问题不是我怎么判断你是凶手,而是你,到底是如何判断自己不是凶手。”

小熊轻声说:

“既然你无法判断二十年前杀死那972个人的凶手是不是你自己,那你怎么判断,杀死张纯的凶手也不是你?”

“因为我记得自己做过什么!”

“那么李鹤年呢?你因为愧疚花了一辈子去为他复仇,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愧疚从何而来?”

“我说了,我没有愧疚!”

“你在愧疚,你在赎罪,可可——因为你的潜意识已经知道,在无数中可能性中的一种可能性里,你曾经杀死过他。”

“我没有!”

李维多蓦然捡起地上的小熊,扯下了它的头——它那破旧不堪的布料根本支撑不了这样暴力的动作,直接被扯成了两半,半边身子落在地上。

李维多这才发现,小熊里面没有任何芯片,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熊。

里面都是棉花。

棉花怎么会说话?

“可可,发现了吗?”

落在地上的小熊头颅继续说:

“你的行为从头到尾都是前后矛盾的。你一面坚信自己没有杀那972个人,一面提前把他们都涂黑;一面为张纯送含有有谋杀隐喻的便当,一面为她的死感到愤怒;一面觉得自己没有杀李鹤年,一面用一生为他赎罪……你现在再重新回想一下,你到底为什么要要涂黑火柴人?。”

……她到底为什么要涂黑火柴人?

……她到底为什么要给张纯送便当?

她忘记了。

但墙上的小人的确是黑的,她逃出研究所之前,还经过了那面墙。

当时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劲,仿佛事情本该如此……她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她涂黑那些火柴人的过程,此刻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像她的过去都成了一片空白,变成了一张可以被人任意涂抹的白纸,当她需要时,过去就在那张白纸上,以她需要的方式呈现。

时间变成了拼图,同一个事件,她手里握有无数个版本,这些版本同时存在,甚至同时发生,以至于当她发现这一点,她的记忆就开始坍塌——因为她再也无法辨别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谎言,什么是虚妄。

红嘴长腿的鸟在邈邈高空中掠过,消失在丛林里。

李维多后退了一步:“不是这样的……”

“不是哪样的?”

“我的记忆没有出错……李鹤年确实不让我见张秋,这一点何双平也可以作证!他和警方说过这件事,警方也知道啊。”

“那你们’一家三口’在学校边的小屋呢?”

李维多抱住头:“这也是真的……那个叫朴浦泽的警察可以证明,他小时候上学的学校就在我住的小屋旁边,他们家世代都是警察,二十年前火灾发生的时候,就是他爸爸来处理的,当年朴浦泽还偷偷跑回来看他爸爸办案……我第二次见到朴浦泽的时候就认出来了。”

腰背挺拔,麦色肌肤,眼神锐利如秃鹰。

那种熟悉感……他身上有点脏兮兮的警服,他身上带着的铁锈味道,他正经中那微微的哈士奇气质,都令她感到似曾相识。

直到那天,她张秋用沸水烫伤了手,医院外朴浦泽从远处朝她走来,背后是老医院的白墙青瓦,她忽然了悟,到底曾在哪里见到他。

——那是在那场大火之后。

李鹤年死于那场大火,她的家也死于那场大火。当时四面是断壁残垣,烧得焦黑的树木矗立在花园里,她坐在花园的台阶旁,一抬头,看见了偷偷爬上花园墙壁看警察办案的小男孩。

“嘘。”

背后是邻居家的白墙青瓦,小男孩手忙脚乱地捂住她的嘴巴:

“我不是小偷,我是警察!你不要喊……虽然我现在看起来不像警察,但我以后一定会变成警察的!”

“对了,陈利亚也可以证明!他和朴浦泽是同学,幼儿园和小学一二年级都是一起读的!”

她像握住了救命稻草:

“你去问陈利亚就知道了,这里一定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我的记忆没有出错!”

“你就不纳闷吗?他出身显贵,为什么会和朴浦泽是同学?”

“他一天脑子里那么多想法,我怎么会知道他是怎么想!”

“是因为你,可可。”

“别开玩笑了!”

“是因为你——是因为只有从这所学校的三幢顶楼,他才能俯瞰到历史老师李浮有的小花园,和……每天在花园里玩耍的你。”

李维多愣在原地。

“他不是失忆,他是封闭了记忆,他也没有失明,他是屏蔽了视觉……你知道为什么世界上各个国家的政府,都像苍蝇闻到屎一样疯狂投资李鹤年初代病毒吗?一代病毒和二代病毒变体确实能让人像蛞蝓一样无限复生,但这种复生是有代价的,你也感觉到了吧?一旦你的身体无法负荷病毒所需要的营养,你就会沦为被病毒控制的人肉培养基,变成一团没有思维的肉球。”

“而初代病毒,它能像搭积木一样重构基因组,你可以理解为它把生物体内的基因序列变成一种电脑程序,在这个程序里,你可以任意搭配你需要的功能、屏蔽你不想要的功能……甚至你可以决定自己的生长期,在短期内控制基因端粒,加速老化,也可以催化胚胎干细胞,让自己退回受精卵——但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

阳光穿过枝叶,在她光.裸的脚背上洒下斑点,小熊的眼睛甚至没有盯着她,但塑料感把她笼罩,森林里又灿烂又阴森。

幻觉里的阴影浓重落在她赤着的双脚上。

“最可怕的是,这种病毒,可以让你分裂。”

分裂?

“就像你把一只蚯蚓切成两半,每一半残缺的身体,都会长成一只复刻了所有神经元的、完整的蚯蚓。”

李维多浑身冰凉:“那陈利亚是……”

“他是初代病毒零号感染体,也是世界上唯一和唯二的感染体。”

小熊说:

“他从出生开始,就一直看着你,一直看着你……直到他看见你在无数种可能性的某一个可能性中,放了一把火,烧死了他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哪里没写清楚的,可以在评论区问,我下一章再解释)

理想是:这是一个埋伏了很久的伏笔,作者赛高

现实是:一月一更鬼记得自己之前写了什么鬼,文太长pages卡死又懒得往前面翻,最终导致文章线索云里雾里,女主人设前后矛盾,部分情节左右冲突

要是评论区没发现就算了,我就当不知道这件事

但既然评论区已经发现了华点……

作者:强行挽尊,来,我们简单粗暴地把bug一次性解决一下

另:

前两天有仙女问到gz,有意向的可以去关注一下我的微博账号“安妮萝李”,有消息会通知,没消息……没消息你们就当关注了一个僵尸粉吧,doge

最新小说: (日韩同人)出道[娱乐圈] 穆医生轻点撩 和高冷师叔互换身体后 撩错人之后我被吃定了 夺回女主光环后她爆红了 玫瑰控[娱乐圈] (日韩同人)红裙[娱乐圈] 不红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 [综英美]女主今天逆天改命了么 (日韩同人)甜桃[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