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网址: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维多与利亚的秘密 > 第155章

第155章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墙面上的笔画几乎已经脱落完了,只剩下一点墨迹的残影,但她依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因为这首诗她实在太熟了。

在她还在帮何双平伪造尸体脱身的时候,为了对得起李鹤年大师级的逼格,就借用了这首小时候李鹤年和她做游戏时用的诗来混淆视听。

这首密码每一句话都隐喻了1~3个英文字母,连在一起就是www hello sant the is on rike sexo。把“the”中的t移到“rike”前面,就变成了www hello sant he is on trike sexo。

去除掉开头结尾的域名,剩下的中间部分翻译过来是:你好,圣人,他骑在三轮车上。

本来这个密码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她当年想用这个密码混淆警察视线,于是把这个谜底做成了密码套密码——陈利亚之前已经破解了,三轮车是三个轮子三个环,而九十年代的上海规划,叫’三环十射’,内环线、中环线和外环线分割成的,正好是三个嵌套的圆环。

这个诗的新谜底,指的就是那个年代,上海最中心的十字路口。

——等等。

十字路口,十字路口……凶手站在十字路口。

经过她更改后,这首诗的谜底,不就是十字路口么?

她把方才小女孩说的话翻来覆去咀嚼了两遍,忽然觉得遍体生寒。

她想起不用寻找,就知道在沙滩哪个位置等她的加利利。

她想起她和许尽忱不必驾驶,就能航行到目的地。

她想起丛林里二十年前埋的那些可乐瓶——正是这些可乐瓶,引导了二十年后的她找到了许尽忱,这才能驾驶着许尽忱的船只,阴差阳错重新回到陈利亚身边。

她想起李鹤年和陈利亚死时都和她说过的那句话——可可,我们会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重新开始……李鹤年和陈利亚,他们真的是一只蚯蚓剪成的两段吗?可蚯蚓即便剪成了两段,那也是两只新的蚯蚓,真的能把他们看做一个人吗?

之前在船上和陈利亚度过的那一年又是什么呢?陈利亚为什么要把她带上船,又为什么要欺骗她一切都从未发生,所有人都未曾死亡?

他明明苦心孤诣地营造了一个完美梦境,最后……又为什么要把她推进海里,放她走?

她好像被困在了一个巨大的轮回中,所有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一次,所有事情都在重新开始——所以她的每一次行为的痕迹,才能被如此准确地预判么?

那这一次呢?

这首诗根本不是她写的,而小时候李鹤年教她的。她本以为这就是一个小时候玩解谜游戏用的密码,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简单。

如果一切,都是在不同的时间线中一次又一次重新发生,那么当年李鹤年在教她这首诗的时候,也必然也会知晓——知晓二十年后,她会把这首诗做成了另一个密码,谜底是十字路口。

那么李鹤年,又会怎么利用这首诗呢?

李鹤年真正想指向的十字路口,到底在哪里?

她仿佛这巨大网中的一只蚊蝇,有人草蛇灰线,从二十年前开始布局,而她甚至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发现、反抗、逃离……是不是也在对方的计算之内。

李维多顺着长廊往出口处走,再次站在李鹤年办公室的门口。

她重新把拇指按在密码上,门重新打开,李鹤年20年前录下的声音,跨过漫长岁月,带着一点失真的笑意,今天再一次慢慢响起:

“欢迎回家,可可。”

“欢迎回家,可可。”

“欢迎回家,可可。”

……

李鹤年这句话,究竟是对二十年前的她说的。

还是对这一刻、这一秒,站在这扇门前的她说的?

他究竟知道多少秘密,埋下了多少伏笔,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又想把她带到哪里?

李维多额头抵住门锁,恐惧和愤怒反复冲刷着她的大脑。

而李鹤年的声音依然在电子屏中重复:“欢迎回家,可可。”

她忽然捡起一边生锈的防火罐,狠狠砸在那扇门上,一下、一下、一下……直到那个电子屏完全碎裂,迸出火星,而李鹤年的声音在电流乱码中完全熄灭,电子屏连接着一根电线,在门上晃荡几下,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露出里面空空的锂电池盒来。

锂电池上压着两张折叠好的纸条,一张上面写着A,一张上面写着B。

纸条经过时光的浸泡,已经非常软脆,边角发黄。李维多压住情绪,随便选了一张,把纸条展开。

上面是李鹤年清隽的字迹。

“不要害怕,不要往前走,站在原地,会有人来救你。”

李维多:“……”

她反手撕碎了这张纸条,靠在墙上滑落下来,指甲陷进手心。

眼泪悬在她的眼角,却不往下流,她生平第一次不再怀念她的父亲——不再怀念她从没存在过的父亲。她生平第一次觉得如此地愤怒,愤怒到指尖都在发抖。

李维多展开了第二长写着“B”的纸条。

“往前走,来见我,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

李维多扔掉两张纸条,用脚碾了一下。她走进李鹤年的办公室,从最下层的抽屉里找到一盒20年前的熏香,取出一根点了一下,然后把按在墙面上李鹤年照片的眼睛里。

两只眼睛被烧成了两个黑漆漆的洞,李鹤年张着空洞的眼睛望着她。

照片上的他在教小时的她看书识字,男人漂亮得有点不近人情,看着她的眼神里却藏着笑意,手还抱着她的腰——那样充满独占欲的动作,她为什么从来没有发现?

李维多把照片点燃,看着它在她指尖慢慢蜷曲,变成灰烬。

也烧掉了照片背面的那几个字母、数字和方程式。

——samsara

——Julian

——Galileo

——7

——H(Ψ)=i什么什么/什么什么Ψ

李维多第一次到这几个字母的时候,完全没有头绪,但她现在却有点看懂——samsara,就是藏语里的轮回,她此刻可不正是在一场没有尽头的轮回当中吗?

李维多拆完李鹤年办公室,爬进了从未有人用过的、研究所所长专用的逃生通道中。

漆黑的甬道带着陈年的霉味,看不见尽头,也看不见光亮,只能感觉到一点斜斜向上的坡度。

她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只感觉到甬道越来越潮湿、越来越潮湿——她几乎是凭借机械的动作,慢慢地往前爬。

直到她听见潮水的声音。

那潮水倏忽包裹了她,她仿佛浸在一汪温热腥咸的水流中,口鼻都被水流捂住。

耳边慢慢传来嘈杂的呼吸声,还有人簌簌低语声,还有一下一下,激烈的心跳声。

那声音从时间的尽头涌向她,让她觉得头疼欲裂,甬道却越来越狭窄,越来越狭窄,狭窄到已经压迫着她的身体——

甬道忽然一松。

李维多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光亮,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秋蝉此起彼伏地叫,点滴瓶在眼前晃动。

有一双手抱起她,把她送到另一双手臂中。

紧接着她后脑勺一痛,是后面那双手臂把她扔到了地上。一个快有她人一样大的水杯砸到了她小腿,在她身边碎裂开。

一个女人在尖叫:“把她丢掉!把她丢掉!把她丢掉!”

于是她又被抱到另外一个房间。

她隐约觉得这场景似乎有什么不对,她不应该在这里,而应该在别的地方,做别的事情……但是她的大脑却无法做更多的思考,甚至连一些简单的单词她也无法记起。

这里的人好像忘了她,整整一天,没有人给她一口水,也没有人给她一点吃的。她没有衣服穿,身上甚至没有盖东西,又冷又饿,虚弱得无法发出声音。

她睁着眼睛等到第二天的光重新亮起。

第三双手抱起她,她倚靠在那个人满是烟草味的温暖怀抱里,冻僵的手指终于慢慢暖过来,她的指尖又麻又痒,灵魂也随之解冻。

那人给她喂了几口牛乳,胃慢慢充盈起来的时候,她几乎落下泪来。

“我是爸爸。”那个陌生的男人和她说。

李维多沉沉睡去。

等她醒来时,发现她又在一个新的地方,穿着小花裙子,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美艳女人,指尖涂着嫣红蔻丹,夹着一根细长香烟,坐在她对面盯着她。

说熟悉,是因为她总觉得这个女人似曾相识,说陌生,是因为她始终无法想起这个女人的名字。

“你为什么要活着?”

女人用力吸了一口烟,桌上的酒已经空了好几瓶,她眼线糊了一脸,睫毛膏顺着泪水往下淌。

“你死了多好。”

女人喃喃地说,忽然伸手拽着她的长发把她拽到身边,把她压在沙发上,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你为什么要活着?你死了多好!你死了多好!!”

李维多想要挣扎,但是她又觉得饿,这具身体又是不知道多久没有吃过饭,她根本抬不起手臂。

空气慢慢流失,她眼角淌下一滴不知是生理性还是什么的泪水,喉咙里发出模糊的气音:“妈妈。”

——妈妈?

李维多躺在沙发上,闭着眼,脸色惨白,像死了一样。

女人慢慢松开她的脖子,她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指间居然还夹着那支烟,此刻又放到嘴边。

袅袅的蓝色的烟丝从她唇边溢出,女人以为她死了,拽着她的裙子,把她拖了十来米远。

女人拿出打火机,点燃壁炉,等那火烧旺得足够旺,她拿起酒瓶喝了一口,“砰”地摔碎在一边。她脸上露出玉石俱焚的冷意,拎起她脖颈后的衣服,把她扔到了火里。

冬天的衣服比较厚,李维多一开始只觉得热,后来便感觉到了灼痛。火焰舔舐着她的肩膀,她挣扎着想爬起来,又被女人用脚按了回去。

女人在火焰外神情淡漠地抽着烟,眼角的眼线慢慢溢开。

“——你在干什么!!”

此时忽然有人踢门进来,“啪”地把女人扇到一边,从火里捞起她小小的身子。她半边肩膀已经被火焰灼烧得血肉模糊,男人抱着她流泪,朝女人说:

“张秋,你疯了吗!”

他用衣服裹住她,抱着她往外冲,一手还放在她头上不让她吹风:“我们去医院,我带你去医院……是爸爸不好,都是爸爸不好……可可还记得我吗?可可别睡过去,我是你的爸爸。”

——爸爸。

她咬着这两个字,记忆涌向她,她想起饿极时那杯牛奶的气味,和冻僵时那具身体的温度。

爸爸。

爸爸。

下一秒,抱着她的男人却忽然僵住。

他低下头,看见一只指尖涂着嫣红蔻丹的手,握着一把小刀,洞穿了他的胸膛。

李维多又开始睡觉。

这一回她似乎睡了格外漫长的时间,等她醒来时,她又在一个新的地方。

她已经快习惯这种模式了,只是这次格外不同,以往醒来时总有人在她身边,可这次她身边空无一人。

她站在一个花园里。

花园里弥漫着雾气,应当是秋天,因为空气中传来了雨后桂花的香味。她腹内空空,还是觉得饿——那饿意似乎已经埋进了她的灵魂里,以至于她的灵魂一直在寻找最初拯救她的味道和体温。

李维多子桂花树下坐下。

她不知坐了多久,细小的桂花簌簌在她身边落了一圈,一只小鸟蹦跶着细长的腿,跳到她的膝盖上。

她看着那只小鸟黑漆漆的小眼睛,片刻,伸出手,那只小鸟就跳进了她的手心。

那小小的、柔软的、温热的身体。

李维多捏住小鸟的身子,等到觉得自己冰凉的手慢慢暖了起来,才面无表情地掐住它的脖子。

小鸟起初还在挣扎,就像她在张秋手下挣扎一样。

然而弱小的东西总是会输,没多久,它就渐渐失去了气息,闭着眼躺在她手心里,不动了——就像当初她躺在张秋沙发上一样。

李维多一根根扯下它的羽毛,把它打理干净,又扭断它的翅膀,把它的翅膀放进嘴里。

她慢慢地咀嚼这只鸟的尸体,腹中的饥饿感终于开始缓解。

李维多却不知为什么开始掉眼泪,她用手背擦眼睛,整张脸被血糊成了小花猫。

远处落在地上的桂花枝被人踩动,发出“咔哒”一声,李维多抬起头。

她坐着的桂花树延伸向花园的十字路口,花园里的芍药开得烧起来,那花丛后却站着一个比芍药更夺目的年轻男人。

他站在十字路口上,盯着她,好像站在那哭的不是一个普通小女孩,而是一种他从没见过的东西。

似乎有种他从未体验过的感受,在某一瞬间,击中了他。

像钥匙一样,打开了他。

像春天一样。春天来了,就要开花。

李维多手上拿着半只小鸟,嘴里还有半只,看着那比花更美得男人,从十字路口处朝她走来,在她身边蹲下。

她看着他幽深的眼睛里映出她的面孔,看着那双从未有过明显情绪的眼底,慢慢升起了一丝熟悉的独占欲……她甚至听见了时间的齿轮,重新开始转动的声音。

她终于想起,二十年前,她在满树桂花下第一次见到李鹤年时,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不是“你好”,也不是“你是谁”。

而是——

“欢迎回家,可可,我们会重新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万万想不到吧,陈丽娅居然是男配哈哈哈哈哈

这本大概会在两章之内完结,主要是处理最后几个伏笔,然后如果前面觉得还有哪里我没有阐述清楚的,壮士们可以在评论区集合了!(主要是我觉得柔弱的姐妹们应该都已经被我的更新速度吓走了,剩下还没走的,应该都足以称之为壮士。)

再然后,下个月就开的新文的文案已经出来了!!!我先在这挂一下,并高举双手表示下一本我要是做不到90%隔日更,我就直播吃马丁靴(高跟鞋先欠着)

下本开下本开下本开《男主怎么还不长痔疮》(名字还没想好)

沙雕买股文,文风过山车,虐男主虐到火葬场扬灰

本文又名《如何让男主来肛肠科挂号》、《来到肛肠科挂号的男性一般是什么疾病》、《十男九痔,论男主光环能否抵抗痔疮》、《到底怎样才能让男主长痔疮》

文案一

李妮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坐在一架正在坠毁的飞机上,没有记忆、航向待定、身份不明。

一个画外音在她脑子里说:“欢迎来到游戏世界,你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屁股上有六芒星形胎记的男人,让他爱上你,并为你痛不欲生,不然你就会死于非命。”

李妮妮:“……”

她看着不断下落马上坠毁的飞机,觉得自己可以安详放弃治疗。

画外音:“我可以拯救你,并给你一个爱的号码牌。你是选择拥有绝世无匹的美貌、至高无上的权利,还是纵横捭阖的智慧?”

李妮妮想了想自己的任务内容:“我选择成为一名肛肠科医生。”

画外音:“……”

文案二

1、李妮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坐在一架正在坠毁的飞机上,没有记忆、航向待定、身份不明,一个美艳无比的性感女人正用刀抵着她的脖子。

而一个画外音在她脑子里说:“欢迎来到游戏世界,这是男主,你要让他爱上你,并为你痛不欲生。”

李妮妮看着面前胸比她还大的绝美女人,陷入沉默:“……”

2、李妮妮飞机逃生,千辛万苦穿越雨林,一路捡垃圾赚钱搭车回家……结果不小心搭了个黑车,枪林弹雨中,开黑车的大叔咧开黄牙,一顿操作猛如虎,硬是把五菱宏光开出了秋名山车神的气势。

这时,她脑子里那个画外音又道:“这也是男主,你要让他爱上你,并为你痛不欲生。”

李妮妮看着面前胡子拉碴龅牙发黄的五十岁大叔,再次陷入沉默:“……”

3、李妮妮终于回到家,还在楼下公厕里捡到一条高傲的豹纹野猫,叫声沙哑难听,天天凌晨3点床头蹦迪,一天不打上房揭瓦,非生骨肉不吃,非公羊奶不饮,还不给摸也不给亲。

李妮妮为了给大猫咪洗澡,日常心力交瘁,为了阻止大猫咪喝马桶里的水,每天身心俱疲。

……直到她养了一只新的猫。

大猫炸了。

这时,她脑子里那个画外音继续道:“这还是男主,你要让它爱上你,并为你痛不欲生。”

李妮妮看着面前,被暴怒大猫尾巴扫到地上碎成渣渣的海蓝之谜、兰蔻、香奈儿:“……”

李妮妮选择跳楼自尽。

画外音:“……”

文案三

李妮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坐在一架正在坠落的飞机上,没有记忆、航向待定、身份不明。

一个画外音在她脑子里说:“欢迎来到游戏世界,你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屁股上有六芒星形胎记的男人,让他爱上你并为你痛不欲生,不然你就会死于非命。”

李妮妮听完,拿起手机,看着原主手机屏保上三行血淋淋的大字——

1、不要相信任何人。

2、这不是游戏。

3、不惜一切代价,杀死男主!杀死男主!杀死男主!!!

下下本开下下本开下下本开——————————

占有欲爆棚-疯批美人-皇帝vs女扮男装-没有心肝-太傅

半沙雕文。女主真的没有心。

文案一《论社畜的修养》

基层社畜李太平,上辈子被迫女扮男装出入西周朝堂,官袍下穿着维多利亚的秘密,辅佐人美心黑的疯批暴君姬妫。

十年里,她秉持着社畜的自我修养,每天起早贪黑996,兢兢业业ICU,对帝王无微不至、出生入死……眼看胜利的果实即将到手,李太平一心退休养老,只求帝王看在她勤勤恳恳的服务态度上,给她一个三十字带图五星好评——

却发现未来千古一帝竟惨遭掰弯!爱上了一个直男!

男主为那直男辗转反侧、思之若狂,不仅几欲为其抛弃江山大业,甚至还因求而不得痛不欲生,一把大火与李太平玉石俱焚。

钢铁直女李太平:……

她看不懂,但她大受震撼。

重来一次,李太平密切关注男主性向变化,一面寻找掰弯帝王的祸国直男,一面见缝插针地为自己报上辈子无辜被害之仇。

结果她却震惊地发现,帝王、丞相……居然都是弯的!他们都爱着同一个神奇的直男!

李太平:……

李太平:累了,解散吧,这任务不做了。

文案二《论男主的黑化》

别人家的男主,深受重伤有小弟,掉下悬崖有机遇,连树林里烤个鸡,都能烤出一段爱的奇遇。

它家的男主,过早承受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家庭重担——明明贵为太子,却被任务执行者李太平逼着以最卑贱的身份过活,每天砍柴喂鸡男主来,洗衣做饭男主来,赚钱养家男主来。未来的千古一帝如今可怜弱小又无助,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李太平这个花钱大户。

李太平冷漠无情:“千古一帝怎么了?那些农民经历了多少辛苦,帝王便要经历多少辛苦,百姓被鞭打、被折辱、被践踏,帝王便也要被鞭打、被折辱、被践踏……一分也不能少。”

直到有一天,李太平觉得堂堂大周太子也应该了解一下妓.女奴隶的生活,于是把貌美太子卖进青楼。

李太平: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等为师给你种一片橘子树来。

男主:“……”

男主他黑化了。

一开始系统十分冷漠:“我是让你来辅佐男主,不是让你来践踏男主!你活不活该,请任务执行者心里有点B数。”

后来系统崩溃:“我是让你来辅佐男主,不是让你来掰弯男主!要出大事了!你快回来告诉他你不是男的,你是女的啊!”

文案三《论女主的复仇》

——男主才华高绝,积雪如玉,年及二十,弱冠登第。

李太平:“有诗道’有草生碧池,无根绿水上’,为师觉得此诗甚好,便为你赐字无根,号碧池,你以后就叫姬无根,或者姬碧池。”

系统:“……”

——男主城府深阻,心思莫测,广纳门客,建立学宫。

李太平:“我的学生里从未有过你这样文武双全的绝色尤物,为了彰显你,我们这个学宫,就叫做尤物宫。”

系统:“……”

——男主一战屠民四十万,白骨头颅铸成墙,身承至尊,坐拥四海。

李太平:“陛下起身于微末,奔走于天下,一路走来,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我们这个王朝,不若就叫葬爱王朝!”

系统:“……”

系统:“你清醒一点!”

——尝炎凉,明百态,历官场,下九流,是为明君。

——他从没想过,这暗无天日的世界里,还有他的一盏灯。只要这灯愿意照一照他,他就甘愿为她渡万水千山、受千刀万剐。

——仙人只应天上有,来此人间为救赎。

口号:我们的火葬场货真价实。

最新小说: (日韩同人)出道[娱乐圈] 穆医生轻点撩 和高冷师叔互换身体后 撩错人之后我被吃定了 夺回女主光环后她爆红了 玫瑰控[娱乐圈] (日韩同人)红裙[娱乐圈] 不红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 [综英美]女主今天逆天改命了么 (日韩同人)甜桃[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