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福星高照:农门俏丫头 > 222.第二百二十二章:好喝么?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翠青打量了一番沈无衣之后,心里已没了半点害怕之意。

    眼眸一敛,“姑娘大半夜的出现在此,所谓何事?将军府不比一般人家,可擅闯不得!”

    沈无衣偏头,眨巴眨巴她那双大眼睛,“我来找……来找卫子琅的!”

    “将军的名讳岂是姑娘能称呼的?”翠青本是想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来镇住她,但她真心觉着眼前这个小姑娘太是可爱了些。

    压根不知如何凶得起来!

    便算素日里处理不少府中之事,可她瞧着太过无害,眼神又尤为真挚……

    这话听在沈无衣的耳里,她反倒笑嘻嘻道,“那敢问姐姐,卫将军的房间在哪儿?”

    一个大姑娘家家的,竟直接问一个男子房间在何处——

    尤其眼下已是深更半夜。

    翠青不得不想多了些。

    “姑娘到底是何人……?”

    “他未来的媳妇呀!”沈无衣笑着,“姐姐且同我说便是了,我只是想送他个元宵礼物!”

    未来的媳妇?

    翠青仔细想了想。

    卫子琅已经定亲了。

    定亲的人家,是沈状元的妹子。

    那如此说来,“你是沈家姑娘?”

    “姐姐可真聪明呢!”

    翠青一噎,到底是未再多说,她瞧了瞧沈无衣,“罢了,我正要去给将军送醒酒汤,你可随我一道来!”

    “醒酒汤?”沈无衣继续眨着眼睛,“他喝醉啦?”

    “嗯!”翠青应声,“你随我来罢!”

    沈无衣只想将东西送上,既然有人带路,那便跟着走了。

    翠青走在前头,沈无衣安安静静的走在后头,没闹出一点动静。

    翠青回头瞧了两眼,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沈无衣。

    身为卫夫人身边的丫鬟,沈无衣这名字与她而言,可谓是如雷贯耳。

    在安阳时,便知晓卫少爷对这位姑娘青睐有加,再到她得到圣上赏识,少爷去上门提亲。

    平日夫人也没少提起。

    夫人本想去瞧瞧沈家姑娘是何等模样的,但眼下二人还未成婚呢,她先去见沈无衣,于理不合。

    倒是今日,叫她个丫鬟给瞧见了。

    心里细细描绘了一般沈无衣,直到到得一间院子前,翠青停下步子,将手中的醒酒汤递给了沈无衣。

    “沈姑娘,这便是将军的院子,这醒酒汤你端去罢,我还得去忙活!”

    沈无衣未做多想,将盒子塞入怀中,再接过醒酒汤直接入了院子。

    推开房门,屋内未曾点灯,只有屋檐上的灯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蒙蒙亮度。

    房内装饰的很干净!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但屋内的摆设都尤为奢华,桌椅板凳皆为上好梨木。

    沈无衣推门而入时,倒在床上的人听得声音,翻身而起,眼神瞬间散发冷意,一副极度戒备的模样。

    虽然看不太真切,但沈无衣接收到他的视线时,心中一颤。

    那是一种被当猎物一般的打量。

    眼神的主人,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冷冽。

    倘若她是歹人,必定要交代在此处。

    沈无衣愣在原地未说话。

    卫子琅眼瞧着那道身影竟是有些熟悉后,几不可闻的笑了,“我倒还真是喝多了!”

    眼前那身影,怎么瞧怎么像他家的小衣儿。

    但此时他家小衣儿应当是在家中,躺在自己窝里的。

    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此?

    然,下一秒便听得与他而言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你要不要……喝点醒酒汤?”

    “小、小衣儿?”

    那声音如斯耳熟,耳熟到曾经多次在他的梦里环绕。

    “是我!”

    沈无衣感受到那抹视线和善了,这才端着醒酒汤缓缓走近,“不知道你住何处,我便在半路劫持了位姐姐,她顺便让我将醒酒汤端来了,你可要喝两口?”

    她方才闻过了,醒酒汤那味道十分不好,不知喝起来有多酸爽?

    然,对方的注意力却不在醒酒汤身上,而是吃吃笑道,“果真是你?”

    不是做梦?

    不是幻觉?

    直到沈无衣走了过来,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时,原本浮躁的一颗心瞬间被填满。

    他伸手将人捞入自己怀中,而后他坐在了床梁上,将沈无衣放在他的大腿上。

    她手中端着的醒酒汤差些要洒了,正欲说一句呢,便听得他低沉又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喝酒了?”

    沈无衣如实点头,“喝了些!”

    只喝了些么?

    她身上的酒味有些浓,比起他有过之,“那你知晓我是谁么?”

    “??”沈无衣偏头,一脸的黑人问号。

    这人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其实经过这许久,酒意已经散发了许多。

    沈无衣此时比起方才来要清醒了些。

    “你觉得呢?”她将醒酒汤推过去些,“喝了!”

    方才还觉着这东西味道难闻,她心疼的想叫他喝两口便罢了。

    但——刚刚那句话,莫名叫她心里有些窝火一般。

    必须给喝了!

    一滴不剩!

    卫子琅轻笑一声,不曾犹豫,直接端起碗便喝。

    喉结随着他咕咚咕咚的声音,上下滚动。

    看着他系数喝完,碗被他放在一旁,沈无衣好奇道,“好喝么?”

    “不然,你尝尝?”

    话落,他覆唇而上。

    一股带着陈皮的酸甜味入口腔,沈无衣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是的,一片空白。

    不是第一次亲,但此回二人都喝了些酒,某一处的感官的似乎在瞬间无限的放大。

    对方轻轻的吸吮着她的唇瓣,见她没有半点反应,忽而笑了。

    将人揽入怀中时,他感受到了她怀中有东西,欢笑不已,“小衣儿这是怕我占你便宜,先做的防护么?”

    什么鬼?

    她将木盒掏出来,“这是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新年礼物?”元宵节都要过完了。

    沈无衣也意识到晚了些,颇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是早想送你的,但一直未见到你人——今日也不算晚嘛,恰好元宵节,那便当是我的元宵礼物!”

    “好!”

    也不管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卫子琅欣然收下,将头抵在了沈无衣的头上,两人额头相抵,“小衣儿既然送了我礼物,我是不是也该回送小衣儿?”

    他声音温柔似水,听在耳里带着无尽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