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体内有只鬼 > 第1150章 诸天轰动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琼华宫中。

    长案上摆满了八珍玉食,空气中酒香四溢,觥筹交错,繁花似锦,恍惚间仿佛可以看到昔日热闹非凡的宴会。

    可如今只剩下了长眠的死寂...

    唯有自己一个活人的禁忌仙宫中,后方却突然传出一道声音,并不大,可让人骨头都在发响。

    江晓眼神微变,随后沉着冷静了下来。

    神识以其为中心,宛如潮水般弥漫开来,铺展到了仙宫的每一处角落。

    什么也没感知到。

    嘭!

    身后再度传出一道声音,仿佛有东西正在走动,清晰可闻。

    江晓心里渐渐发毛,整个人好似被定身咒给定在了原地,不敢动作。

    “什么东西?”

    江晓只觉得凉气直冒。

    此刻的琼华宫好似化作了黄泉中的地府,阴森的低温,令一切活物感到惊悚。某种超出自己神识感知之外的存在,正在走动。

    江晓再不敢保持不动,一咬牙,手中霞光一绽,好似九天玄光凝聚而成了一把仙剑。

    握住断魄剑的瞬间,江晓猛地转过身去。

    下一刻,

    江晓就惊愕地睁大了双眼,心神遭受巨大的冲击,难以置信。

    只见,

    那具灰发仙尊的尸体此刻居然移动了一截位置!

    一股无法言明的心悸瞬间涌来,

    江晓心跳快到了急速,眼睁睁地看着原本还在高座上坐着的尸体,眼下到了右侧的一个长案前。

    并且,那双冰冷如石头般的灰色眼瞳还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什么鬼?”

    感受到那摄人的仙尊之威,江晓就像是直面着黑洞,神魂都快出窍。

    实在太强大了,

    准十三重境的仙尊,一路证道,击败了所有大道之敌,此人昔年绝对是纵横诸天的无上巨头!

    这等场面,震惊人世,任何人见到了都会双腿打颤。

    纵使如今陨落在了这禁忌仙宫中,可仙尊之躯,哪怕再漫长的岁月也难以将其磨灭,如同天地难葬的神魔。

    正在这时,

    江晓突然反应过来,猛地转过头,看向那扇没了神血的朱红大门。

    这具尸体不是在看自己...

    他是在看这扇门!

    他想要出去!

    霎然间,江晓被震撼到了无以言表的地步,无法平静。

    这是何等夸张的意念?

    与此同时,那头顶帝皇冠的灰发仙尊再次迈步,仿佛踏着万古天穹,气势无量,一步步朝着琼华宫大门走来。

    江晓紧咬牙关,拼了命地与其拉开距离。

    下一刻,

    那灰发仙尊来到了朱红色大门前,抬起大手,五指握拳,尔后一拳砸出。

    朴实无华的拳头,可打出的一瞬,力量却如滔滔大江,有种横扫一切的绝世霸道,

    “轰”地打在了那扇朱红色大门上。

    刹那间,强大的波动化作飓风,足以卷走大岳。苍凉、大气、沧桑种种气势爆发开来。

    “哇!”

    江晓立马吐出一口鲜血,肉身被这一拳的余波给震得破裂,五脏六腑惧震。

    咔...

    同时,那扇朱红色大门竟产生了一丝裂缝。

    灰发仙尊眸光冰冷而漠然,他的身躯雄健而有力,气势恐怖无边,让人膜拜。

    他再度一拳,拳威盖世,欲要打破洪荒宇宙。

    轰隆隆~

    浩瀚的仙尊之威爆发,

    江晓好似狂风中的纸屑,被这股摧枯拉朽的力量给震得倒飞而出,撞破沿途长案上的酒水,尔后重重地倒在了一根大柱上。

    咔嚓...

    饶是江晓堪比妖兽的身躯,那如龙的脊背都断裂了,可想而知,这一拳究竟蕴含着怎样的伟力。

    “我去!”

    江晓咬牙,终于看了出来。

    这个灰发仙尊,生前为博得一线生机,闯入此地,最终却被困死在禁忌仙宫当中。

    那写满了整个大殿,密密麻麻的“道无涯”血字,无不散发着这位仙尊昔日的怨气。

    甚至于,

    这位仙尊还坐在了高座上,俯瞰任何一个拜访者,这是在对琼华宫的挑衅,看得出其心中的憎恨。

    而如今,在自己将那朱红色大门的神血舔干净过后,想必这扇大门已经困不住这位仙尊的战意了...

    “我的天!”

    江晓简直难以置信,“这究竟是何等的人物?”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啊?

    这位仙尊陨落了如此之久,可那肉身中蕴含着的怨气,居然驱使着本能,欲要完成生前的遗愿,打破琼华宫,再看一眼人间。

    轰!!!

    拳威如星球爆炸,如开天辟地的一幕,要将困死自己生前的那扇门打破。

    琼华宫主留下的神血不再,

    那扇朱红色大门不断产生裂缝,再无法困住这位脚踏大道、威震万古的绝世仙尊。

    那拳威中饱含了不屈,哪怕直到死,这具尸体仍然承载着不灭的意志,欲要打破神袛的桎梏。

    这很是震撼人心,场面无比的壮观。

    那片区域混沌气息弥漫,灰发仙尊的拳头同样打得破裂,飞溅出金色的血,洒落在了布满裂缝的朱红色大门上...

    可江晓却受不了了,

    哪怕唤出生死面具,可仍然承载不住这股打破宇宙的拳威余波,五脏六腑破裂,整个人连神宫都在发颤。

    “停下!给我停下啊!”

    江晓欲哭无泪,这可真是无妄之灾,只能拼命大喊。

    可那灰发仙尊不管不顾,一拳又一拳,不断轰击着朱红色大门,宣泄出的威势,引发天地轰鸣,震得江晓七窍流血,躯体颤动。

    轰!轰!轰...

    隆隆拳声足以震动银河,宛如太初之音。

    这实在太恐怖了,对方的躯体完全不压于一尊帝器,好比江晓前世的北冥仙尊之躯。

    “该死!该死!该死!”

    江晓死死咬牙,尽管自己也想尽快脱困出去,可又怎能抵御这仙尊的怨气?

    轰~

    整座琼华宫中如同成千上万个太阳一同爆炸。

    江晓将生死之道运转到了极点,浊清二气绕体,不断修复伤势,同时艰难地寻找试图可以躲藏的地方。

    正当江晓被震得再一次倒飞而出时,可等躺在了地上,抬头望着上空时,眼瞳却骤然一缩。

    只见,

    琼华宫穹顶之上居然横立着一个长方形的石头。

    “什么...东西...”

    江晓此刻双耳被震得失聪,整个人神智也很是恍惚,眼神更一片呆滞。

    雕刻着云霄繁华图案的穹顶上,

    一个巨大的石料,宛如山体横亘,四四方方,有种天地自然生成的感觉。

    并没有压迫以及让人颤栗的气息,那个石料如此巨大,却并无恐怖波动一处,有的只是一种不凡。

    “棺椁?”

    突然间,江晓联想到了某个字眼,浑身打了个寒颤,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惧袭来。

    四四方方,长方体,这块石料实在很像是一口石头打造而成的棺材。

    可这个猜想是如此的惊悚,

    让人难以保持理智,以至于哪怕是江晓,此刻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咕——”

    江晓咽了下口水,难以冷静,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恐惧。

    十二禁忌仙宫中,

    这口石棺的主人会是谁?

    轰隆隆~

    正在这时,那灰发仙尊拳威浩荡,天地都在动荡,神光漫天飞舞,打得朱红色大门咔嚓龟裂。

    江晓再度大口吐血,身体好似一滩烂泥,眼看刚好没多久,就又要命丧黄泉。

    “不管了。”

    顿时,江晓紧咬牙关,若再这样下去,自己指定得被这个仙尊给震死。

    下一刻,

    江晓做出了一个无比大胆的决定,他猛地抬头看着那口石棺,尔后不管不顾,直接一跃而上。

    唰!

    当下,江晓跃至空中,头顶着琼华宫的穹盖,脚踩石棺。

    石棺通体光洁,却散发着古气沧桑的气息,好似星球最核心的材料,并非什么璀璨的仙金,却有种无论怎样也打不破的感觉。

    可令人难以接受的是,

    这口石棺通体上下居然没有一丝缝隙!

    “那这不就是块石头吗!?”

    霎然间,江晓几欲吐血,“琼华宫主你吃饱了没事干,给自己家房梁上悬这么大一块石头是干什么?”

    棺材起码得要有棺材板的缝隙,如果没有,这压根就是一块长方体的石料啊!

    江晓简直是气不打一处出,合着前面自己是在吓唬自己?

    可就在这时,

    江晓忽然看到这口石料表面居然有道刻痕。

    “十?”

    见状,江晓目光讶然了下。

    一时间也不清楚,这个“十”到底是序号,还是代表着其他什么意思。

    江晓也大胆,伸手抚摸了下那道刻痕,几乎瞬间,整个人就好似被电流刺激了下。

    咔...

    更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口原本光滑无瑕的石料居然“轰”地打开了一道缝隙,当真乃是一口石棺!

    “怎么回事?”

    江晓喃喃,只觉得不可思议。

    唰——

    正在这时,那灰发仙尊猛地扭转过头,冰冷的眸光,好似仙剑,撕裂了虚空。

    他虽是在看着这口石棺,可江晓却也感到了必死的危机。

    恐遭余波,赶紧是不管不顾,奋力推开石棺的棺材板,然后己身进入了其中。

    轰隆隆~

    几乎同时,仙尊之势迸发,如同星辰撞击而来,天崩地裂的威势。

    可那口石棺却无任何变化,甚至于连位置都不曾移动一下。神袛与凡人的差别,果真是巨大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地步。

    哪怕贵为仙尊,已是人世间无敌的存在,在这琼华宫中,终究显得无奈。

    ......

    黑暗、冰冷。

    江晓在进入那口石棺的瞬间,立马感受到了极大的压抑,四周冰冷如铁,牢不可破。

    突然间,江晓好似察觉到了什么,眼瞳微缩,欲要向旁侧看去。

    可不知为何,

    自己居然无法动弹,好似沦为了尸体,唯有意识可以动。

    扑通!扑通!扑通!

    这一刻,江晓的心跳不断加剧,整个人有种身处噩梦中的恐惧。

    自己旁边...

    这口石棺当中还有什么存在?

    正在这时——

    神宫中,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你在平原走着走着,突然迎面遇到了一堵墙。这面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和向右无限远,无法被打破,无法被逾越。这堵墙是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突如其来的问题,这令江晓大惊失色,更满头雾水。

    “死亡?”

    江晓只能凭感觉给出一个回应。

    万物的终点,一切存在都将止步于此,那堵墙确实像是死亡。

    那道声音再度响起,“你在平原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自己四下开阔得可怕,这片平原向前无限远,向后无限远,向左和向右无限远,这平原是什么?”

    江晓渐渐意识到了什么,“永生。”

    “死亡就是立在永生平原上的一堵墙。”

    神宫中,那声音产生了些许变化,“当你靠近那堵墙时,你会发现你可以走上那面墙。并且,你会发现...”

    江晓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那堵墙是和永生平原相垂直的另一个平原。”

    话音落下。

    那道声音重归平息,一片死寂,安静得可怕。

    “你是琼华宫主?”

    片刻后,江晓压抑不住心中的震动,道。

    对方居然真的在自己神宫中留下了印记!

    那神血难道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自己在步入琼华宫的那一刻,就已经沾染了古天庭神袛的因果?

    或者说,在更早以前,不知多少万年前,那群家伙就有可能盯上了生死之道的御灵师!

    “古天庭的神袛当真已经死了吗?”

    江晓心中无比的震撼。

    对方不仅是在提点着自己的生死之道,同时也透露出了某种令世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在生死樊笼开外,

    在那片名为死亡的平原上,一道道人影并肩而立,他们身姿摄人,威压九天,傲视万古。

    “难道说我的生死道劫...”

    这一刻,江晓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未来将会引出诸神的亡魂?”

    嘭!

    正在这时,石棺打开,江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送了出去,尔后狼狈地摔倒在了琼华宫的大殿中。

    再一看,

    朱红色大门被打得破烂大开...

    那位灰发仙尊终于从这座禁忌仙宫脱困而出,纵使已然身死道消,仍旧强大到无以言表,傲视苍茫宇宙。

    山风吹来,那袭月白色战袍猎猎作响,雄姿伟岸,宛如亘古的神碑,贯穿了天上地下。

    他立于仙山绝巅,再踏人间,唯我独尊之势,气吞山河,刹那间便席卷了整座古天庭遗址。

    唰!唰!唰!

    几乎同时,御灵师们全都看到了这一幕,毛骨发寒,惊骇到了无法置信的地步。

    “有人...从禁忌仙宫...琼华宫当中走出来了!!!”

    哪怕是古天庭遗址开外,所有人全都心中骇浪滔天,几乎要跪倒下去。

    这一刻,诸天万界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