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www.zwzsw.com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沈蔓歌叶南弦 > 第1567章 百死不足以平民愤
一秒记住永久网址(顶点小说网,www.zwzsw.com),^v^

     “老公!”

    如果说之前胡亚新因为蛊虫而猜测宋文琦对自己的感情不够深刻,不如对沈蔓歌的感情炙热的话,那么这一刻她简直要羞愧死了。

    从宋文琦和沈蔓歌的关系确定为亲人关系的时候,他对她的感情也在转变,是她一直存着一点小心思,不那么自信,如果不是这样,刘峰也不会抓住这点空隙让她心里的疑惑放大,从而差点害了宋文琦和沈蔓歌,还连累着宋文琦离开了海城,带着她出来散心,这才遇到了刘峰等人,着了他们的道。

    “对不起,都是我小心眼。”

    胡亚新嘶哑的嗓音有些哽咽。

    她的身子在刘峰死去的那一瞬间就轻松不少,不过现在她觉得心里也轻松了。

    宋文琦的唇角微微勾起,笑着抚摸着胡亚新的头,低声说:“叫我一声老公,命都给你,用得着说对不起?而且结婚的时候我也和爸说过,一个女婿半个儿,我顶一个儿子。既然是我的父亲,岂能由得了别人这样算计他老人家?”

    胡亚新除了哭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了。

    她本不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也看不惯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女人,可是这一刻自己才知道,有些时候哭泣是真的不由自主的。

    宋文琦被她哭的有些心疼,不由得轻声细语的哄着媳妇,倒是让一旁的沈蔓歌和叶南弦有些郁闷了。

    “这对要虐死谁吗?秀恩爱谁不会似的,也不看看场合。”

    叶南弦的话里多少有些酸味。

    沈蔓歌低笑一声,下意识的来到叶南弦身边,拉了拉他的袖口,低声说:“怎么办呢?我也动手了,你不会怪我吧?”

    “你就吃定了我能够处理好这件事儿是么?”

    叶南弦有些吃味。

    虽然知道沈蔓歌这么做是因为宋文琦是她的表哥,但是一想到之前宋文琦叫嚣的样子,他就是不舒服。

    沈蔓歌连忙说道:“好啦,我错了还不成吗?回头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的。”

    说完她的眸子扎了两下,意味不明,倒是叶南弦觉得浑身窜起一股燥火,难受的紧。

    他一把将沈蔓歌揽进了怀里,旁若无人的说:“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可别求饶。”

    沈蔓歌想到了什么似的,脸突然就红了起来。

    “我这不是知道这里是梁少的地盘么?就你和梁少的关系,死一个刘峰应该能够处理好的,而且我外婆堂弟那边也不会承认他的存在和地位的,所以不会有人为他出头,就算是刘宁这边想要做什么,也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感情你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呀。”

    叶南弦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就是想逗逗沈蔓歌罢了。

    沈蔓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感觉到叶南弦好像还是有些不满,她连忙踮起脚尖快速的在叶南弦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发现两道视线直直的朝着他们而来。

    叶南弦一抬头就看到宋文琦拥着胡亚新一脸兴趣盎然的看着他们,笑着说:“秀恩爱这习惯可不好。”

    “滚蛋。是谁先开始秀的?自己没点逼数?还有,这一摊乱摊子你留给我收拾,你就没有想到后路?”

    叶南弦的语气有些不爽。

    宋文琦笑着说:“想到了呀,刚才蔓歌不是都说了吗?你和梁少是兄弟,这里又是梁少的地盘,死个坏蛋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我是你大舅子,你能不关我吗?所以你就是我的后路啊。”

    叶南弦顿时有些想要打人。

    “宋文琦,你还要点脸吗?”

    “要媳妇就行了,要脸干什么?”

    宋文琦说完就朝着沈蔓歌说:“妹子,我先带你嫂子出去了哈,这边辛苦你和妹夫了。”

    这“妹夫”两个字咬的特别重,倒是把叶南弦气的牙根痒痒。

    不过有些事儿该做还得做,叶南弦认命的拿起手机给梁邵景发了消息。

    刘峰的那些人在最初的兴奋之后也渐渐地冷静下来,听到宋文琦和叶南弦之间的谈话,不由得有些忐忑。

    “叶总,我们也是逼不得已,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有人鼓足勇气开了口。

    其他人见有人打了头阵,也纷纷开了口。

    叶南弦却冷冷的说:“你们虽然被母蛊控制,但是这些年也没少为刘峰做些坏事儿,自己去警局把自己做过的事儿交代清楚,不许隐瞒,我会让人酌情处理的。到时候回放你们离开,但是只此一次机会,如果以后再作奸犯科,你们的口供就可以让你们直接在狱中养老了。”

    听到叶南弦会给他们一个机会,所有人对他感恩戴德,纷纷表示感谢,也听话的走出去跟着叶南弦的人去了警局。

    宅子一下子空了下来。

    刘峰算计了一辈子,最后死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荒凉的让人觉得很不真实。

    沈蔓歌看着他的尸体,低声说:“这也算是一代枭雄了吧?死的这样无声无息的,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怎么死的,你说是不是一种讽刺?”

    叶南弦握住了沈蔓歌的手,低声说:“天道轮回,不管他曾经多么得意,多么猖狂,那些在他手里陨落的生命迟早需要给一个交代的、现在有这样的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了。我会让人把他的尸体拉去焚烧,然后找个地方埋了就好、他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了,也不配有子孙后代去祭拜他、你看宋文琦的态度就知道,他压根就不承认刘峰这个外公,所以一切都随风而散吧。”

    “恩。”

    沈蔓歌点了点头。

    刘峰能够有这样的人生,也算是宋文琦开恩了,不然以他手上的那些罪恶,百死都不足以平民愤。

    “好了,这里的事情交给别人解决吧,梓安呢?”

    “正好我要和你说这事儿。”

    沈蔓歌快速的把在这里发现了蓝晨和姜晓的事情,以及姜晓的转变,还有拜托胡亚新把人和叶梓安一起送出去的事儿和叶南弦说了一遍。

    叶南弦听完之后眉头微皱,神情也有些肃穆和凝重。

    “你的意思是说蓝晨彻底狂化了?没有一丝理智存在了?”